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那一片雪,蹉跎了年华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寞,天际 第19期2011-02-23 来源:寞,天际 第19期  点击:2079  推荐:15

文/柯依旋

 

又下雪了,那年冬天,你告诉我,下一个冬天会回来,可是那么多冬天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回来……

 

宫墙外,满城的喜庆,热闹得让朱墙内的人儿都按耐不住,只因听到宫墙外那一声高过一声的“上官将军凯旋归来啦!”

他又打胜仗回来了呢,真好。

白雪般的纱裙,衬出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倚着宫墙缓缓地走着,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聆听墙外百姓们雀跃的欢呼。

她多么希望她也能为他肆意的喝彩呀!

 

夜色朦胧,几缕月光缀在记忆中一尘不变的繁絮亭。一对璧人出身于幽静的小亭之中,仿佛置身天上。

“你回来了,终于……”终于,终于回来了……这六个月对她而言,太久、太久了。

“有劳公主殿下挂念,末将幸不辱命。”他,依旧是那样的冷淡,像是没有感受到她欣喜的心跳,看是他手上布满的伤痕,她却又不禁落下泪。上官睿微微一怔,这六个月于他,又怎会不长呢?

乐正暮雪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

每次都是这样呢,他的清冷,令她无法吐露心态,而她的身份令他不敢向前一步,明明靠得那么近的距离,明明一伸手就能将对方拥入怀中,可是一句君臣有别,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摆下了深渊万丈。

她叹息道,“将军多日奔波,还是早些休息的好,退下……吧。”

“末将告退。”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如此陌生。一声殿下,一句将军,又把这两颗想靠近的心,隔开了千山万水,看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天知道她多么的想叫住他的名字,紧紧地抱着他,或像多年前一样,在月色下,抱着暖炉,从诗词歌赋,谈及江山社稷。

刚踏出那专属于她的落雪小筑纷飞的雪花,便坠入他的发间,他的鼻上,他的肩头。雪儿,我回来了,我不再奢求,只要能够看到你,我就已经满足。

 

他曾是她的伴读,陪她去学堂,陪她练武,陪她玩弄宫人,陪她疯闹,陪她欺瞒她的皇帝哥哥,陪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他比她年长三岁,第一次看到孩童时的她,他便暗自允诺要守护她一辈子。

那一年,她十三岁,他十六,他终于懂得她的命运——一个公主的命运——和亲他方,为皇室无怨地献出她的一生,不是没有怨言,而是无怨埋怨,因为,这是她的命。他开始奋斗,不为自己,只为守护她。

一年,他离开了整整一年,没有人清楚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暮雪坚信,他一定会回来,因为他说过,“下一个冬天,就会回来”。一年后,上官睿回来了,然而那个与她形影不离的男孩不见了,只有——上官将军。

他东征西讨,无往不胜,他要替她担下重负:她要守护她的皇室,他,便为她守护。

 

她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那一年她五岁,她也只有八岁,他随着他的父亲英武侯一同进宫,只因文武百官一句“此乃少年英雄,日后定呈丰功伟业”,先皇便招他入宫,成为她的伴读,暮雪告诉过很多人,无论将来的命运之辰如何运作,她定不会忘记这一段年华,绝对不会忘记他。

白衣胜雪,她仅仅穿着单衣独自走回她的繁絮亭,先前发生的一切,就连同留下的足迹,都已经不存在了,恰似一场梦魇,刹那之间,如此奢华。

雪花纷飞,此刻却是如此寂寥,如同四年前的那一个夜晚。

那一刻,他牵起她的手,说:“等我,下一个冬天,我就会回来。”一句允诺,烙在她的心中,一年后,上官将军回来了,而不是她的上官睿,她便明白,生生的两端,他们已彼此成了岸。

又下雪了,乐正暮雪的嘴角轻轻上扬,眼中却透出一丝苦楚。睿,又下雪了呢,为什么你不再像以前那样,为我披上衣衫,偷偷带我骑马出宫了呢?

 

同样的雪夜,上官睿提着酒壶漫步在城中,青石板的小路早已雪白。他又何尝不眷恋与雪,朝思暮想的,除了雪儿还能有谁?但他又未曾忘怀,她是君,而他,是臣,着非凡的出生,就早已注定了结局,但他铭念最初的誓言,他要守护她纯真的笑颜,他要替她守护她的王朝,他出生入死无数,但他记得那一句“下一个冬天,我会回来”。他算计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冥冥之中,风华丝流砂而过,已苍老的年华,将他们缠绕成了结。今日的种种,已似水无痕,几年的离索,像是在某一个瞬间,君已陌路。

一朝一夕的爱怜,一生一世的守护,他希望她能读懂。于他们,相濡以沫却无缘长相厮守,他唯独奢望她将目光投射于他,她的笑容只为了他。

 

皇上专程为了上官将军设宴,已经不属于难见之事,阿谀奉承的百官将英武侯团团围住,只为自家待嫁千金说媒,但在上官睿眼中她们加起来,又岂能抵得上雪儿的千分之一?

白衣依旧,乌亮的秀发洒在腰间,没有过分的装饰,且已飘飘如仙人,她携着红衣华服的丽人一同走进宴场,所有人停止了喧闹,甚至是呼吸。两个绝色的美人儿,便是当今圣上同胞的两个妹妹。一个是如艳阳般妩媚动人的暮霞公主,一个是清雅脱俗的才女暮雪公主,早早都已成为黄公贵族子弟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子。

皇上朝着两个人一笑,有望着上官睿,暮雪也将目光注视在上官睿的身上,却是道不出的苦涩。

“上官将军大胜归来,朕在此宴请百官同庆。上官将军年少有成,为吾朝社稷立下大功,朕在此之际,赐婚长公主暮霞与上官将军喜结连理。”

一时间,百官的争相道贺,姐姐低下的脸庞羞涩地透出红晕,刺痛了暮雪的心。泪,无声的滑过她的脸庞,举起酒杯,饮罢飞雪。

“将军,恭喜。”他看到了她的泪,却再也没有资格替她抚平她心头的创伤。

“还有一件喜事,昨日仟国使者来访,朕已同意将暮雪公主嫁于尹太子,由上官将军亲自护送,返朝之后择日与长公主完婚。”

暮雪渐渐平静,仟国的使者早在几年前便来要求和亲,皇兄拖延至今,对她而言,已是万幸。

 

同样的繁絮亭,枯鸦的柳枝凌乱在风中。后日便要准备出发前往仟国了,皇兄怕自己会反悔,因为她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她独自一个人离开晚宴,独自回到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明日之后,这里便永远不会再有那一抹白色了。

她将自己抱成一团,若非那一片秀发,她定会与这一切融为一体。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冰冷的男音问道。雪花飞舞过她皱紧了的眉宇。

“皇姐她一直很喜欢你,皇兄是知道的。至于尹太子,仟国已经多次要求和亲了,皇兄一定认为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会去要求皇上的,只要你的一句话,就算是抛弃一切与你远走高飞,我也在所不惜。”

“呵呵,远走高飞,上官睿你太自作多情了吧?”暮雪冷冷的一笑,“你太天真了,本宫现在就告诉你,仟国的后位才是我想要的,你,给的了么?”

暮雪不知道上官是如何离开的,她只知道,当她清醒过来,已是泪流满面。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选择离开你,依旧是如此的雪夜,我多么希望是你笑一笑,而卧摆了摆手,诀别的路,如此展向两头。

 

火红的嫁衣,金线缝上的凤凰栩栩如生,长长的摆随风飘动出层层叠叠的祥云般的纹路,随着她的步子移动。头上那坠着东海硕珠,缀满了宝石的冠流光溢彩。这一身凤冠霞披,那样的沉重,不知究竟是她肩抗的皇家尊严,还是她的心头之悲。

如血饿马车一直从落雪小筑驶到宫门。这般的鲜红,像是汲取她心头的血染红似的。看着愈来愈远的皇兄皇姐,还有边上与她齐行的他,她明白,一切都已经回不来了,总是她的心并非如此,可是那些伤害过他的话语即使千军万马,也追不回来了。

他会恨她么?如果这样也好,至少还能留在他的心中,这样,便也足够了。

她微微一笑,不知晓给谁看,红色的垂帘,使她眼中的一切都布满了红色,雪花漫上红霞,是她残碎的魂,她永远放不下的皇室尊严,她永远放不开手的爱恋。

护送公主如仟的军队前行在雪地上,留下一行行足迹,上官睿明白,他终究没有信守他的诺言——回来的,这一世都不曾是她的睿。他以为她变了,然而变了的,一直只有他罢了。

 

仟国的众臣早已守护在城口迎接公主的来临,马车渐渐经过上官的面前。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看到她的容颜了吧?军队行入仟国国都,百姓的呼声中,独立坐在马上的上官却显得如此的落寞。

错过,就是错过,爱到痛了,那就散了吧。

暮雪的贴身女婢匆匆跑来,递给他一个信封,又跑回前行的队伍。他小心的打开。

一块白色的绢帕,若非用心,定看不到帕上银色绣线刺伤的小字,上官睿将绢紧紧握在胸口,竟已是无语凝咽。

 

转身,一缕冷香远。

逝雪深,笑愈浅,

睿于雪深,雪融睿时,

来生,你渡我,可愿?

【end】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