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研途日记——考研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大学风 第42期2010-03-13 来源:大学风 第42期  点击:10326  推荐:188

 

六月
 
是不是没有黑暗就无法孤单躲藏?
是不是没有记忆就无法刻骨悲伤?
是不是没有双眼就无法凉泪流淌?
不是那样的,你还有梦。
即使一切都不能了,你还可以飞翔……
 
在一篇文章上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即使疼痛我也绝不选择平庸”。心里忽地感觉阵阵微凉。到底该不该选择再考?辽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放在手上了,沉甸甸的,上面的法学法律硕士的字样刺痛着我的眼睛。我想恶狠狠地撕掉手中的通知书然后重新再考一次。
我从来没有学会放弃,无法踏着我的落寞离开。所以我告诉我父母,我要再考。
“你说什么?再考……门儿都没有,当初我告诉你万事三思而后行,你就是不听,在外面做事一定要谨慎,你选择的目标太高了,自己现在知道后果了吧?还想再考,你多给我丢人啊,当初我没考上大学,我都拉不下那张脸去复习,你现在考不上研究生,还要去复习,你都24岁了,都是结婚的时候了,你知不知道?”
爸爸的话深深的伤害着我,在他眼里,在农村的每一个人眼里,上完大学赚不到钱就是没出息。就是给家里丢人。
我坐在写字台前,久久无法释怀。父母那屋的灯已经关上去了。
推开大门,背着行李往外走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手里的辽宁大学的通知书让我撕掉了。什么辽宁大学,老子不稀罕,每年还要收我一万二的学费,这不是吃人吗?
关上了手机,一个人要走了,一个人的路再长,我也要走,我不会求你们的,永远都不会。
“你要去哪里?你就这样就走了?”
原来妈妈一直都没睡,她早就坐在门口了,还是母亲了解我,她怕我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爸,他真的是冤枉我了……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好的,我在外面上学,我也有压力,我要考四六级,要自己去找工作,四处投简历,他们连正眼都不瞧一下,那些小破公司,他们不把你当人看啊,妈,你知道吗?他们不把我当人看。一个月就给我一千块,每天都要忙到晚上,我每个月吃饭住宿水电费还有给领导送礼,能剩多少钱下来啊。妈,我真的不想去干那样的工作了,调剂的研究生一年一万二的学费,我能去上吗?上完了之后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工作?”
我不忍说下去,自己说自己的难处,越说越伤心。真的越说越控制不住。
有人在我身后轻轻拍我的肩,回过头,是爸爸。皎洁的月光映照在爸爸的头上,分不清哪根是白发那根是黑发。
这是我的第一次叛逃经历,居然失败了,幸好失败了,不然我也许已经流浪街头,或者加入了传销的行列,或者……
我感谢我的母亲,还有父亲,母亲每次无言的举动,让我感觉着生存的力量和考研的勇气。母亲让我一直坚强,直到现在。
 
 
七月
 
四年的路途只能刻在回忆里
任凭风吹雨打
也无法,抹去我们留下的乐与伤
四年的路途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们的青春在那样的年纪里
注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表演
无人幸免
 
离校已经有些日子了,转眼自己已经沉浸在回忆中,苟延残喘。有好久好久我都无法从我的大学中走出来。四年虽然没有成就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没有在学生会担任一个职位,偶尔在校外做几份兼职,这就是自己唯一值得炫耀的了,而如今在大学里和舍友的争吵打闹都是值得回忆的,回忆的时候,总是热泪盈眶。
十几天前搬出学校,在外面住,每个月房租是300块,水电费自付,天气渐渐地热起来,在外面走一圈回来,浑身都是汗,没有热水器,只能简单地冲个热水澡。几个人挤在一个屋子,空气都是热的。所以大部分都是在教室里的。
窗户打开,有海边吹来的风,风有时会吹得鼻子一阵阵酸楚。坐在教室里,同样的位置,上面还是写着“考研占位”。这字迹想必会一直刻在准备考研人的心理,挥之不去。
走廊里有晨读的同学,手中是历年真题黄皮书,还有新东方的单词,星火的单词,这些五花八门的书籍,每个人都能拿出几本,一旦新的书籍出版出来,总会去买,没有计算过到底买过多少书,花过多少钱。决定再考的那个晚上,我在家里整理自己的书,看了看,竟然足足三大纸壳箱子。沉甸甸的,压在手上,重在心里。拿出计算器,算了一下,一共花了500多块钱,还有上政治辅导班,英语辅导班的钱,一千多块钱。这些书用过了就没有什么收藏价值了。考研只考一次就足够了,没有人愿意尝试第二次,所以许多人都在考完试的那天晚上,把书籍都卖给了收废品的大爷。只是有些专业课的书籍还是舍不得卖,虽然知道已经用不着了。真的用不着了。但是就是舍不得……这些花去的钱都是父母的血汗钱。再来一年,我要租房还要买一些资料,还要让父母养着自己。这种心酸是无法言语的。
作为一个大五的学生,是否还有资格说自己是学生,依旧逃不过这个大学情结,万事万物只有重新去思量之时才发现,原来我离曾经那么遥远了。
翻开一页书,背一页单词,离梦想近一点再近一点。
 
 
八月
 
盛夏的蝉
在四年的黑暗中期盼重生
这期盼从未动摇
直到破土看一眼这满眼的翠绿
而我
明年一月是否能以耀眼的光芒示人
 
蝉在这头“知了,知了”地叫着,似是真正明白什么。转眼间,已是八月份了,离考研只有半年的光景了。研究生考试大纲还没有出来,所以一直都是看看英语,看看专业课。没有那么多的紧张。
抽了个时间回家。在青岛那边太热了,租的房子里闷闷的。还是回家呆几天,过个清闲一点的时光。坐上车回家。下车的时候,村头的老妇人坐在一起聊着什么,我简单地打过招呼之后往家走。
没走多远,后面的人就议论纷纷,“家里养了一个大学生,毕业了居然挣的钱还没我们家孩子多,上大学有什么用,现在还准备考什么研究生……”我疾步回家,听不见去了。
看着在家里操劳的母亲,我瘫坐在地,跪在母亲面前,“对不起妈妈,我知道您每天都会经受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我知道你在家里做点手工的活,劳累一天也就是20几块钱。我买一本盗版的英语真题就要花去20块钱,花去你一天的工钱。”母亲扶我起来,满眼是泪,脸转到一边。不让我看见。“妈……为你……一切都值得。”妈是个少言寡语的人,经常有个腰酸背疼的病。家里的膏药盒已经可以放一个抽屉了,父亲经常说妈妈不会算账,自己赚的那点钱还不够治病钱呢。妈妈笑而不答,依旧忙和着手中的活。她平时也没什么爱好,不喜欢打牌也不喜欢论道别人的家长里短,说话也是心直口快,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有时爸爸会说妈妈不会处理邻里关系。妈妈受着委屈含着泪。我也是个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我唯一的目标是工作赚的第一笔钱,给妈妈买件像样的衣服,妈妈已经好几年都没买新衣服了。
在家里待了些日子,然后就回青岛了。炎热的季节,依旧是在教室里奋笔疾书。为了那骄傲的梦想还有家里的亲人。一切都是值得的。
 
九月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我离大四越来越远了
坐在教室倍感自己是局外人
唯一一样的是我们都在考研
 
九月在英文里一直称为“harvest-month”,意即“收获月”,而在我们考研人来说,也是到了关键的时候了。考试大纲已经出来了,政治变化不小,专业课也增加了五门,加起来是十一门专业课,很是让人头疼,也让人措手不及。后悔自己孤注一掷地坚定信念报考中国政法大学,但是还是不想改学校了,既然别人能,我也能。只是这样的季节是否真的是收获的季节,能收获什么?还是一样的上自习,一样的看着窗外唯一值得看的风景,心太累,就听听歌,把MP3里的音乐调成单曲循环。
“想飞上天
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抛开烦恼
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我相信我就是我
相信明天
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
……”
这歌曲很振奋,不过听久了还是觉得恶心,耳朵生茧子。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和我一起上自习的研友叫我吃饭。觉得没胃口,我们就去外面的小摊,买了个煎饼果子吃,一直都没觉得煎饼果子好吃,可是不吃会饿,所以凑合着吃一个,毕竟才两块钱,要是买个盒饭得五块,还是将就一下吧。
吃过午饭,喝口水,我们或许都要保持这样一种姿势:双臂交叉,平放在桌子上,整理一下单薄的衣服,然后头向下,趴在手臂上,闭上眼睛。睡上还没有一个小时,闹钟就响了,下午一点四十分。再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看书。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怀疑过自己的梦想。和我租房子的研友也怀疑过,当初我们没有上一个理想的大学,所以我们现在重新拾起自己的名校梦想,我们如此执着,有时坚持不住了,就在夜晚一个人落泪,啼哭。像个不经世事的孩子,其实我们现在已经24岁了,而高中时的好友现在已经娶妻生子了。
下午晚上都是一成不变地自习,累了就在走廊里溜达一圈,从这头到那头,从那头到这头。走廊有人在打电话,无心听到他说了一句是“哥考的不是研,是寂寞”。
是的,我们考的是寂寞,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出去走走了,很想念大海的气息,很想念帮女朋友提着大包小包一家一家地商场逛,很想念那些回不去的过去,消逝的青春。
 
十月
 
不知何时
翠绿的树叶凋零成支离破碎的影像
不知何时
黑板上的考研倒计时已经是100天了
泛黄的秋叶像极了那些陈旧的老课本
俯身拾起
拾起我一地的心事
 
掰着手指,十一,十二,一月。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即将走进十一月,树上的叶子大把大把地掉,剩下了难看的树枝。盘点着这一个月来的收获:专业课第二遍即将结束,英语还是按部就班做真题记单词。两天做一篇英语真题,还有一点就做完了。政治还是没怎么看。只是偶尔翻翻课本,在淘宝上淘一些稀奇古怪的资料,买了本风中劲草的核心背诵,感觉不错。可是还是没怎么看。
往往都是这样,看了什么书都很不错,结果就买了许多参考书,放在桌洞里,虽然不看,但是还是感觉是个安慰(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
十一的时候,在北京读研的同学回来看我,鼓励我好好考,晚上我们喝了许多酒,喝得直往外吐,最后竟然吐到流下眼泪。是胃里难受,还是心里难受才会流下泪水?晚上很是难受,还做了不少梦,看见了在外地读研的同学,毕业之后都找了不错的工作,有的留在北京,有的留在上海,很是羡慕,最后发现自己还在考研,最后吓醒了,再也没有睡下。
我告诉自己就这一次,无论周围的人怎么看,我就复习这一年,尽力就好。至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那个久未落地的、有点华而不实的梦想。这年头提梦想,会有人摇头并且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梦想就是幻想,是一分钱都不值的东西,但是老姐告诉我,本科文凭在家乡还可以混的过去,如果在北京、上海,没有一个名校的研究生学历,你就没有进入大公司的资格。老姐说这个世界,梦想是最最贵的东西,它能激励你一直往前走。
很感谢那些一直在激励我的人,谢谢你们。
 
十一月
 
校园的松柏树
依旧是一片翠绿
它以这样的姿态展示一个坚强的心
如我一样……
 
只用两个手指头就可以算一下剩下的时光,再考的这段路总算是快要结束了,充实的过程,放最平静的心态应对剩下的日子,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毫不怜惜地挥霍了。
这个月下了青岛的第一场雪,来得比以往都稍早了一些。漫天飞舞的雪花降落的一瞬间,教室里的考研人都趴在窗户上看,有的跑到楼下,奔跑在操场上,追寻着那些童年时代的美好日子,那些稍纵即逝的日子。
一场雪花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最大欣慰了,突然发现我们离外面的世界远了许多,离自由远了许多,以前总是客套地用小学作文上的那句话“我愿像小鸟一样在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此时才明白自由的真正含义。
有人问我后悔选择考研这条路吗?我说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青春不是拿来去后悔的。这个月自己的笔记也整理得差不多,专业课第二遍仔仔细细地看完了。英语真题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政治也看完了一遍红宝书,看了一遍风中劲草的考点背诵,剩下的就是记忆了。
手里拿着笔,一边看书,一边写着,反反复复,一张纸划得乱七八糟。脑子里都是那些法律条文,还有案件的推断过程,这样也好。复习的时候就应该忘掉一切,只看课本。之所以许多人都说考研比高考难,是因为考研的人大多都是身在半个社会的人,大学相当于一个小社会,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心不清净了,就记不住东西了。
忘掉一切杂念,还知识一片安静的沃土,然后整装待发。
“一定会考上的,肯定可以。”我在课本的扉页写下这句话。看看窗外的太阳已经快要落了山,天空一抹绯红,分外好看……
 
 
十二月
 
似是转瞬一梦
匆匆而过
曾经以为的遥不可及
步步逼近
考研原来就这样来了
 
十二月三十一日,离考研还有十天。回首过去的这些漫漫岁月,虽有艰辛,也有微笑,宛如一场五彩的梦境,现在只是等待破茧成蝶的时刻了。剩下的几天巩固一下自己所学的知识,微笑地走上战场,输赢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寒冷的十二月,我每天夜里挑灯,困的时候就为自己冲杯咖啡,强打着精神。
最美好的时候是睡觉的时候,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还是六点起来去教室占位子。那时天还没有大亮,路灯还没有熄,借着路灯的光走去教室,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风再大也吹不进来。
一个月忙忙碌碌,看书做题,休息的时候就是吃饭的那点时间了,食堂里的电视放着《奋斗》,不经世事在社会打拼的辛苦与痛楚也许就是奋斗的过程,只有经历之后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周末的晚上都要给家里打个电话,随便说点什么,似乎一直是那几句。
“家里都好么?”
“一切都好,都好。”
“你在青岛也好吧,好多吃饭,睡觉的时候不要老踢被子。”
……
几句话之后就挂了电话。其实姥爷在前不久去世了,母亲没事的时候要去陪伴姥姥,来回折腾,怎么会好呢?听妈妈说,姥姥一个人在家,晚上都会把电视开的很大声,一直开着电视睡到天亮,也许有电视里的声音,人才不会寂寞,我们都是害怕寂寞的,即使年过花甲。
这段考研路,我不寂寞,一起上自习的同学,一起鼓励着走到现在,无助的时候谈谈心聊聊天,彼此都成了要好的朋友。
快要上战场了,祝他们一切都好。
 
一月
 
总有一天,以翠绿的方式,钻出地面。
总有一天,会以翠绿的方式,钻出地面。
总有一天,要以翠绿的方式,钻出地面。
总有一天……《须臾》
 
研途是美丽的风景,当放下手中的笔,走出考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繁忙的人们在周末的夜晚,享受着各自的快乐,突然发觉好久没有融入他们其中,好久没有和女朋友一起走走这拥挤的街道,看看青岛湛蓝的大海,好久好久了,就是那样坐在教室里看书写字,无聊的时候听听mp3里的老情歌,调成单曲循环。一遍一遍的,直到听得恶心。中午教室里的暖气很热,打开窗户,深深地呼吸,是海边腥腥的空气。
坐在公交车里,我们一起来考试的研友都没有说话,望着车窗外往后退去的人们,渐行渐远,消失在我身后,红灯亮起,车停了下来,一位老妇人带着孙子过马路,一对情侣在人行道上打闹嬉笑,猛地发现,我离生活已经很远了。研究生考试结束了,就这样在两天时间内结束了。有点失落,生活变得无所适从,空空的像放在手上的杯子,除了空气,一点色彩都没有。原来我们都已经把考研当做了一种习惯,以至于忘记了我们是自由的,也可以自由地看海,自由地看电影,自由地和朋友一起打球,自由地忘记我们自己。
车开了,很快就到住的地方了,我们习惯称我们住的地方是宿舍,当“宿舍”这个词什么时候变成“家”的时候,我们的生活也许真正才算得上生活吧。
打开门,就闻见扑鼻的饭菜香,房东说今天我们一起吃顿饭,你们租我的房子在这里考研,你们也不容易,谁也都别谈什么成绩不成绩的,考完了就结束了,在这场考研的战役中,你们都是胜利的,因为你们都坚持到了最后。
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住在一起的兄弟说以后还要常联系,即使我们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至少我们不是孤寂的,也许那个城市也有一群考研的孩子,而我们已经开始工作或者读研了。生活在继续,没有为谁停留下来的意思,它依然按照客观规律证明着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的正确性,而马克思主义真正与我们有多少关系,我们只不过是为了实现一个名校的梦想,只不过为了实现一个替家人分担的梦想,而这些,马克思却是不懂的。
灯都关上了,脑子被酒精熏得不是很清醒了,到厨房拿了点茶叶泡了一杯茶。考研期间自己喝得最多的是咖啡,走廊里的咖啡机,一块钱的硬币,一杯咖啡,喝完了再上自习。而这次喝茶却是考研以来的第一次,香香的。
喝杯茶的功夫,对面的居民楼里已经都熄灯了,只有对面的一个设计公司里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每个人都坐在电脑前,因为太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总有一天,我们也要这样奔忙地迎接初升的太阳。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热门杂志
尊皇高尔夫 第一期
日期:2013-01-17
下载次数: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