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天雀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90时代 第3期2012-08-21 来源:90时代 第3期  点击:187  推荐:6

文/祭蝶

 

荒凉的大漠,热辣辣的阳光,似是要把这沙子烫的着起火来。

  漠上穹苍,一个出现在传奇里的国度。

  传说,穹苍毁灭于一场天火之中;

  传说,穹苍受到了诅咒,隐于茫茫沙漠之下;

  传说,穹苍被神明带到天上,在天宫里独立成殿;

  传说,穹苍,是那些逝于大漠深处尸骸人的幻觉;

  传说,穹苍是座财富之城,宫城墙壁皆为金砖而制,清泉美酒,貌美佳人。

  但,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传说,不是吗?

               

·漠上女子

  有关穹苍的历史,只能从上古的遗卷中,找到零星的记载:

 “穹苍,相传是在一夜而成的王殿,金碧辉煌,似是仙人而来,毁于一场灾难之中,大漠之上,再无穹苍……”

  近几百年以来,往返的旅人每每停到这里的时候,都会愕然惋惜,到底穹苍是如何毁灭的?在入大漠近百米的距离之间,有一间小小的茶棚,经营茶棚的是一个面戴黑纱的女子,她不会说话,见到客人,她也只是微笑。

  在这荒凉的沙漠之上,方圆几百里并无人家,来往的旅人倒也算是热情。女子招待完他们甘甜的茶水后,他们也会留下一些东西,腊肉,普洱茶,丝绸,玛瑙,珠宝,虽然物件并不是很多,仅仅只是一点,不过有了那份心意,礼物也贵重了起来。

  女子鞠躬,明媚一笑,旅人们有的喝着酒,高谈论阔,有的人,正巧逢上家乡的人,称兄道弟,有的人看着漫无天际的大漠摇头叹息,有的人在谈论着自己可以赚多少多少钱,人有那么多种姿态生活着,而女子,也只是静静的垂立在一旁。含笑的看着,旅人们疲惫的来了,而后,又精神百倍的走了……

  大漠上,沙子泛着金黄色的光芒,半空之中,隐隐的浮出一些幻影。日光稀薄,天色愈暗。茶棚里早已没有客人,少女扬手撒沙,茶棚渐渐的化为沙子,随风而散。

  少女的面纱和少女一起,诡异的消失在这大漠之中……

  大漠的天穹之中,一轮弯弯的月亮被风沙遮掩,昏黄的月光照耀着沙漠。

  一只美丽的蓝雀落在沙漠之上,亮蓝色的光芒丝丝缕缕的升腾。在光芒中央,浮出一个女子的模样。冷艳的面容配合一身冰蓝色的长裙,宛如开在沙漠上的雀灵之花。

  “以吾之血,开启穹苍之界。”少女的声音,冷薄如冰。

  沙子像龙卷风一样,一个又一个的拔地而起,站在风沙中央的少女,只是平淡的看着半空。华丽的门,隐隐的出现。

  少女眼眸之中闪现出激动的光芒,而后,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华丽之门,又一次的消失……

  “不要啊!就差一点点,可恶!”少女的指尖上,闪耀着的光芒,而后,又逐渐的熄灭。“穹苍!等我!”少女再次化为一只蓝雀,升天而去。

  “到底我还要做多少好事才够啊?”对着夜空,少女大声的呐喊。幽冥之中,传来声音。“天翎,穹苍做了多少坏事,你就要做多少好事。”男子低笑。“尊主,穹苍到底做了什么啊,到底做了什么?!”少女大声的嘶吼。每次都是,眼看着就要成功之时,却屡屡失去希望,这让天翎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

  “天翎,本尊主只是在帮你而已。你记住,你可以恨任何人,唯独不可以恨我。”尊主的手,轻轻的拂过天翎的脸。而在天翎的眼前,却渺无人烟。那轻如微风的轻抚,让天翎的心安静了下来。

  “好,天翎会继续为穹苍赎罪。”天翎说完以后,化为蓝雀向远方飞去。而尊主,则站在大漠上,手指尖上,有一滴晶莹的液体。玄衣男子将泪含在嘴里。苦吗?千玄问自己。

  ——天翎,辛苦了。

               

·夜下沙狼

  深夜。

  少女环膝坐在滚烫的沙子上,暗暗的流泪。在自己离开的那几日,穹苍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什么要让自己汲水而赠与那些旅人?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记得尊主曾经说过,“天翎,你只许有两种感情,一种是爱,一种是恨!”

  尊主,你究竟是谁?是在帮自己吗?自己所做的一切,有因,便有果。在穹苍之中,还有他啊,为了救他,就算让自己做再多的事情,自己也愿意。

  祭轩,我只要你活着。你等我,我一定会解救穹苍的!

  沙漠上升腾的热气逐渐消失,在整个沙漠之上,气温开始变冷变凉。天翎化为一只蓝雀,钻入沙子里,沉沉的睡去。

  玄衣男子踩着沙子,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响。站在小小的蓝雀身边,蹲下身子,将她轻轻的捧在手心里,眸中一片温情。

  “天翎,快了,你在努力几日,便可撕开符咒。”千玄缓声说道,怀中小小的蓝雀,化为少女,蜷在男子的怀里,千玄紧紧的拥住天翎。

  自己的情感,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宣泄吧?不能让天翎知道,不能告诉她真相,不能说出“我爱你。”这便是维系她和他之间的纽带。千玄并不想亲手斩断。

  千玄已经背叛了众尊,众仙的约定,只为可以和天翎在一起,千玄不想,不想失去了朋友,又失去了她。

  “天翎,你不可以恨我!绝对不可以恨我。”千玄说完以后,认真的看着怀里少女,他要牢牢的记住她的模样。手指无意识的落在她的唇上,千玄一惊,快速的收回手来。

  夜色大漠。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远远的,传来狼群的嚎叫。千玄的手上升腾起一个光球,把天翎和他,笼罩在光球之中,像是燃烧在大漠之上的幽冥鬼火。果然,那些沙狼,也只是站在远方,露出獠牙。不敢向前,看着这些饥饿的沙狼,千玄的手指在空中一划,几块鲜肉滚落在沙子上,而后,沙狼快速的涌了上来,撕食着鲜肉。

  晨曦之光,一丝一丝的侵袭大地。“又该走了呢……”千玄眺望着远方,怀中的少女嘤咛一声,千玄的身影逐渐透明。

  早晨的阳光并不热烈。天翎醒来,揉揉自己的脖子。天翎裹起黑衣,和往常一样,戴上了一层面纱,面纱之下,隐隐有抹苦涩。

  依旧是那茶棚。还是那不说话的黑衣少女在煎茶。来往的路人依旧是谈笑风生。“姑娘,你这是从哪里汲来的水啊?如此甘甜!”而天翎也只是指指天上,笑而不语。

  “听说,大漠夜晚的时候,会因为白天少许的水蒸汽遇冷凝结成水露,诶?姑娘,难不成,你采集的是……漠天露?”一时间,众人愕然。端着手中的茶水,久久不敢下咽。

  漠天露。何其珍贵?可他们,却把它当成普通茶水。

  天翎心中无奈一笑。夜晚,大漠温度极低,哪有什么漠天露?自己从这行走数百年,对这大漠的了解比沙漠向导都要熟悉。

  天翎福身。微笑的把茶具收起来。这种无言的积福,何时?才会结束?

                  

·渊源传说

  “祭轩,天翎想你了。还记得,你在树下,微笑的看着我,把你的手伸向我,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祭轩,我想知道,穹苍那么繁荣,为何会遭遇灭顶之灾?”

  “姑娘,从这入大漠,可寻得那失落的……大漠穹苍吗?”清澈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响起。天翎猛地转身,眼前的男子,穿着简单的白色衣衫,他的手中,有一把笛子。散发着森森凉气。“月骨笛?!”天翎惊讶。

  月骨笛是用满月死去的女婴剔骨而成。积攒的,满满的都是怨念。

  天翎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嗓子,歉意一笑。

  “哦?姑娘不能说话?”他似笑非笑的说道。黑纱之下的蓝色瞳孔之中,散发出防备的光芒。“你别怕,我不是什么恶人。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听?”他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一身素衫,左手撑着下巴,月光之中,透出兴味。

  天翎微微点点头,坐了下来。

  “很久很久以前,呵,也记不得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烈日灼阳。荒寂的大漠之上,出现了一批拥有梦想的旅人。他们勤劳的生活在大漠里,没有水,他们想尽办法汲水,没有土地,他们一点点的“敛食”着沙漠,开垦出土地来种植粮食。他们凭借着自己的才能,生活了将近四百年。

  由刚开始的数百人发展到后来的上万人,他们从来不借助外在的力量,从来没有埋怨过上天对这里的不公平。他们只相信,所有美好的未来,以及幸福,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才可以实现。

  那四百年里,他们的所作所为深深的撼动了上天。在而后的百年里,那里的人们又开始祭天。上天的尊者们,被这绽放在大漠上的“奇花”深深的震撼了。

  慢慢的,上天开始嘉奖这个地方,沙漠之金,沙漠白银,这些象征财富的东西很快的就改善了这里,城民富饶,百姓安居乐业,整个城化为金铸之城,被万千人所敬仰。这里,成了别人眼中的财富之城。那么多的人相继涌来。城主倒也算是大方,热情的招待着来往的旅人和商人。

  故事从这里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天翎轻启双唇,说:“那,穹苍是因为什么而被诅咒了呢?”天翎的声音很好听,泠泠悦耳。

  “姑娘不是不能说话吗?”那个男子眉眼弯弯。“我可没说我不能说话。”天翎有些别扭。“说实话,姑娘,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那么爱穹苍吗?你应该不是穹苍里的人。”月骨笛在他手中,开始散发出淡白莹润的光泽。

  “穹苍啊。只是因为简单的喜欢吧。我是天翎夜雀,大漠上,我们的敌人很多,因为那个时候,我修行渐浅,所以被人捉住欺负,也是在情理之中。我还记得,是一帮小男孩用绳子缚住我的脚,将我一次次的抛向高空,而后,又被他们一次次的拽住扔到地上,沙子落在伤口里,真的很疼很疼。看着那些小男孩的目光中,透出的恶作剧光芒以及那份隐藏在眼底的嗜血。我怕极了。”天翎抓住自己的裙衫,缓了缓又说道。

  “那个时候,他出现了,他比那些小男孩要高很多,记得他的谦和,他说‘蓝雀也是有生命的,它也会疼,也会难过,会害怕,放了它好吗?’他的话,奇异的,让我那个时候安心好多。‘是,祭轩哥哥!’从那些孩子的嘴里,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叫祭轩。”

           

·祭轩天翎

  “他,是你一直为穹苍赎罪的原因吗?”男子问道。

  “嗯,对!受伤了以后,他小心的把我捧在手心里,像对待爱人一样,他好像能看懂我一样,他说‘好漂亮的蓝雀啊,’他说‘那些孩子不是坏孩子,别恨他们好么?’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那段时间,为了可以多留在他身边,我会在空中,突然的向地上摔去,会故意撞到树上,看着他笑了,我就会觉得好开心好开心。”天翎淡淡的笑了。

  “还真是个傻丫头啊!”男子突然把手搭在天翎的脑袋上,揉了揉。

  “你做什么?”天翎向后一退。桌子发出吱呀的一声,其他的旅人疑惑的看向天翎这里。天翎歉意了鞠了一下躬。大家微笑,而后又自顾自的各自聊天。

  “别介意,我发现,我蛮喜欢你的!”他看着天翎,认真的说道。

  “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天翎别开脸。

  “嗯……你可以叫我枭。”他抿唇。

  “枭?还奇怪的名字。”天翎再次坐了下来。

  “后来呢?你爱上,他了吗?”枭问道。

  “爱?不,应该说是依赖吧?”天翎笑了。

  “接着往下说吧!”枭撑起下巴,看着天翎。

  “后来啊,身体好了,我也该离开了,虽然心里很不舍,不过,我倒是也很欣赏祭轩这个人,他并没有强人所难,没有囚禁我。在走的那一天,我第一次开口唱歌。而后,过了仅仅几年,这几年,在人间不长,在我的生命之中也只是一瞬。不过,我却用尽了我的力气去修炼。终于可以化为少女的时候,我去找他了。他还是当年一样,那么的谦和,我们相处的那几天很快乐,他带我走过穹苍所有的美景,他给我讲了那么那么多凄美的故事,他的笑容,他的忧伤,他的每一分情绪,我都有认真收藏,他笑起来的时候,左边会有小酒窝,他忧伤的时候,眉头会皱起两条缝,就像这样!”天翎揉着自己的额头,龇牙咧嘴的少女模样,逗乐了枭。

  “那你怎么离开了呢?”枭憋住笑。“我师父让我回灵陨山。我就和他告别了,可谁知,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却是这般模样?”天翎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而后,人也安静了下来。“你告诉我,穹苍的真相,为何会遭受灭顶之灾?为何会一夕之间倾亡?祭轩他们还活着吗?为何千玄尊主要让我做善事,结善缘,为穹苍积福呢?我这样做了上百年,可为何?还是打不开穹苍的大门?”天翎抓住枭了衣领,声音也微微的发颤。

  “这个,最初的起因应该是贪念和欲望吧……”

  随着他继续往下讲,穹苍的故事一点点的展露出来。在人和仙之间,到底是谁错了?

              

·穹苍倾亡

  延续着刚才枭讲过的,在那之后,虽然平淡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随着一些人对穹苍的辱骂,让天上的神明很是不理解。这天,上天的尊者和神仙化身成穷困的旅人,在穹苍的城门口,便遭遇到了阻拦。而那些有钱的达官贵人,门口的城卫则是好好照顾着。态度截然相反。神明对这里开始有些失望了。在来穹苍的路上,尊者看到了很多没有入得穹苍的人,被活活的饿死。

  而后尊者们又化身成富商,带着绫罗绸缎,金银财宝去穹苍,觐见城主。出乎意料的,城主竟然是一个年轻男子,左拥右抱着美丽女子,身旁歪倒的都是酒杯。晶莹的酒液流淌在大殿上,极尽奢华。

  尊主问他,如何看待神明庇佑!而城主的回答却是,‘我们穹苍可从来没有接受过上天的恩赐,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努力得来的。我的祖先,还曾举行过祭天的仪式,结果呢?上天连理会都不理会。哈哈,我早已经废除了祭天的仪式,让神灵啥的,见鬼去吧!’看着城主嚣张而猖狂的大笑着,并辱骂着神明,这些尊主很是气愤。

  你可以想象,当你好心付出了那么多的时候,得到的不是回报,甚至是不以为然,自以为是的态度。神明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城中百姓是无辜的啊?”天翎急急的叫了出来。“无辜?当一个人有罪的时候,我们往往会牵连他身边的所有人!不是吗?”枭的话让天翎哑口无言。

  “然后呢?因为这个,穹苍被毁灭了?”天翎很担心,担心着城中的那些人,是不是已经化为……灰烬?

  “嗯,天上的尊主和神仙,只是下了一道诅咒。永远的封禁住这个地方,并将穹苍隐于大漠之下。而揭开符咒的条件是,需要一个人去为穹苍赎罪,穹苍做了多少坏事,那个人就要做多少好事。原本想,人的寿命不过短短数十年,所以这个符咒也就相当于不死的符咒,可谁知,一只小小的夜雀,在为这里赎罪。”枭看着天翎,眼里满满的都是赞赏。

  “尊主……是你们对不对?”天翎的眼中恨意乍现。让枭吓了一跳。“不是我们,那些是上一代的尊主,我们只是知道真相罢了。”枭解释的是真的,如果说他们和上一代的尊主有什么联系,也就是前辈和晚辈的关系。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天翎收起戾气,坐了下来。

  “哦?差点忘记了,我这次来的真正目的。”枭暗自的沉思了一下。“什么目的?”天翎觉得隐隐的不安。

  “天翎,你离开千玄,可以吗?”千玄尊主?“我没有和他在一起。怎么了?”天翎很奇怪,为什么枭要这样说。“本尊主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夜枭你来管了?”身后的声音,很冷。天翎转身,看到了他。这是第一次可以认真的看着他。

  尊主很好看呢。比祭轩要胜上三分。玄墨色的瞳孔泛着一丝光亮,让他的眼睛好看的不可思议。天翎行礼。“尊主。”千玄自然的走过来,把天翎抱紧在怀里。“夜枭,没事别多管闲事!”千玄没有看枭,只是看着怀里少女呆愣愣的神情。

  “千玄,大家都在等你回去。你失去我们,就是为了她,值得吗?”枭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他面前,眼中泛起泪光。“值不值得,好像不用你来告诉本尊。”千玄转身想离开,唯一的真相,千玄不想让她知道。真的,害怕天翎会恨他。

               

·何为真相?

  “你还想瞒着她吗?”身后的枭,声音之中,有一种残酷。“我费尽心思,为了帮你圆谎,好带你回去,可是,这是你逼我的!”枭抬起头,嘴角残忍一笑。“天翎……你想知道,当年是谁下的诅咒吗?”天翎在千玄怀里的身子一僵。“是谁?”天翎的声音更加的冷然。这让千玄的心一慌。“夜枭,我警告你,敢说出来,信不信我杀了你。”千玄的眸子从刚才的玄墨,变成如恶魔般的鲜红。

  “呵呵,你大可以杀了我,破罐子破摔的道理我又不是不懂。告诉她何妨?怎么,你怕了?”夜枭早已经没有刚才的温润模样,有的,是一种残酷。

  “别说了,是你。千玄尊主。”天翎推开千玄,“尊主,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从今天开始,别在让我看见你,你的恩情,我领了。从今以后,穹苍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和我,一刀两断!互不相欠。”天翎平静的说了出来,通过他们刚才的对话,天翎就知道真相了。

  是千玄下的符咒,又是千玄来到自己身边,告诉自己如何解除符咒和封印。凭着这一份恩情,天翎谢谢他。

  “天翎,相信我,我当年绝对不是自己愿意的!相信我!”千玄失态的叫了出来。天翎向沙漠里走去。她想开启穹苍的大门,去往穹苍。

  “滚!我不想在见到你!”天翎大吼。身旁传来夜枭张狂的大笑。“哈哈哈,千玄,你失去了我们,也失去了她,活该!”这些嘈杂的声音,让天翎烦乱不已。

  突然,从沙漠底下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天翎闪身,地下慢慢的向上涌来了一座城。“是穹苍?!”天翎兴奋的向城的方向跑去,摔倒了,而后又爬起来,就像是沙漠旅人看到了沙漠里的水一样,渴求着向城的方向走去。

  “不要!!”身后的千玄大声的叫了出来。封印,符咒,的确快要失去效力了。可是,天翎……

  千玄蠕动着双唇没有说出来。

              

·城覆为沙

  巍峨的城殿,真的是穹苍?天翎站在城门口,看着里面来来往往的人们,大哭了起来。“穹苍,穹苍,太好了……里面的人都没事了!祭轩,你在哪里?”天翎跌跌撞撞的向城内走去。这些人,也只是奇怪的看着少女跌撞的身影。

  “祭轩,你在哪里?祭轩,祭轩……”天翎疯狂的叫喊着,眼前,一个身影挡住了她。天翎抬眼。霎时间,泪如雨下。“祭轩!!你还活着,真好!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祭轩!”天翎哭着,往日思念数百年的人儿,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岂会不开心?

  “天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呢!”是记忆里的声音,不过多了份忧伤。“祭轩,我等你等了几百年了,呵呵,我就是当年你救的那只蓝雀。还记得我吗?”天翎急急的解释道,“乖,天翎……解救这里,辛苦了呢……”祭轩怎么知道的?“祭轩?你怎么了?”天翎疑惑不解。

  “好了,好不容易重逢,一起去逛逛吧……”祭轩拉起天翎的手,冲向热闹的街市里。

  商贩们都很善良,看着两个人牵起的手,嘴里说着祝福,汤包,冰糖葫芦,还有那些美丽而精致的面具,一切和以前一样,一丝一毫都没有变化。

  祭轩看着少女笑靥如花的脸颊,在心中默默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带你观看整个穹苍了呢。随着我们走过的商贩,他们,全部化为了沙尘,不用很长时间,我也会化为沙子的……天翎,真的很谢谢你,至少让我消失在天地之间,还可以执起你的手。”

 

  穹苍城外的千玄看着穹苍一点一点的扬沙,心里苦涩极了。“天翎,整个城就是一座灵魂之城啊,既然冲破了束缚,人间的骨肉,哪能抵得数百年的岁月?天翎,快醒醒吧!”千玄的眼中,缓缓的渗出了眼泪。

 

  和祭轩在一起,最开心了!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牵好他的手,便可以了。“祭轩,我想像人间的女子一样,嫁给你!”天翎扬起笑脸,期盼的看着祭轩。“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祭轩捏着天翎的小鼻子。

  天翎享受着和祭轩在一起的时间,而祭轩,则是越来越担忧。身后的商贩化为沙子,洋洋洒洒的消失不见……

  现在,已经快要到穹苍的边界了,是该消失了吧?真希望,自己不是凡人之躯,如果不是凡人,是不是就可以和天翎厮守了?这些想法折磨着祭轩。“天翎!”祭轩突然叫了一句。“什么……事?”天翎疑惑的看着祭轩。

  祭轩目光之中充满挣扎,突然快速的吻住了天翎。“天翎,对不起呢,来世,我一定娶你。只可惜不知道来世是多长呢,天翎,我马上就要和穹苍一起消失了,谢谢你那么长时间的陪伴,天翎,对不起,让你不断的感受痛苦和孤单,天翎,天翎啊,你不应该认识我啊……”

  天翎的泪水,落在祭轩的脸上,祭轩的身影渐渐的消失……

  天翎闭上眼睛,不愿去看,不愿去接受现实,从刚才回身的那一瞬间,天翎便知道了,看着祭轩身后的大漠,哪里还有什么商贩的身影,手中的面具,也化成沙子,在自己的指缝间滑落……

  “祭轩,一路走好!你还欠我一场婚礼,不过我会等你,等着做你的新娘!”天翎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道,隐隐约约之间,只看到了祭轩一张微笑的侧脸。祭轩,一路走好……

 

  终于,浮现在传说之中的财富之城——穹苍。化为烟尘,和这大漠一样,万里的沙漠上,卷起了巨大的风暴,站在风暴之中,天翎只是深情的看着祭轩消失的远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温柔。

  在自己的脚边,突然一个物件,泛起了莹润的光泽。是祭轩的玉佩,上面镌刻着“祭轩”两个字,天翎跌坐在沙漠上,放声大哭。

 

  “天翎,别难过了……”千玄轻轻的拥住少女。“我要从这里等他。”天翎擦擦眼泪,看着荒芜的沙漠,坚定的说道。

  从那天之后,有关穹苍的传说,无人再提,就像是一场空前华丽的梦一样,大家醒了,也就知道该去做什么了,依旧是在入沙漠的入口上,还是那个黑衣女子,不同的是,每每招待完客人茶水以后,会对客人说一句:“如果你遇见了一个叫祭轩的男子,请告诉他,天翎在等他。”

  此去数百年,天翎周而复始,始而复周的做着这一件事情。来往的路人,有的熟悉,有的陌生,这大漠上,也开始一点点的生长出翠绿的生命来。“春天来了呢……”天翎看着沙漠上泛起的浅浅绿色。

  “姑娘,听说您找我……”身后传来和千年以前相同的声音,让天翎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祭轩公子,你还欠我一场婚礼。”茶棚中的人,大吃一惊。

  “哦?请问,姑娘手中,可有在下的信物。”看着和千年以前一样的容颜,天翎失声痛哭出来。“你终于来了……”两个人牵起手,看着沙漠。天翎胸前的玉佩,闪耀出更加温润的光泽。而后,玉佩化为沙子,缓缓消散。

  “天翎……”“我在。”

  “我还欠你一场,婚礼……”“嗯……”

  大漠上的阳光,散发着暖暖的光芒……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