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别在伤口上撒盐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青春旋转碎末 21期2012-07-05 来源:青春旋转碎末 21期  点击:590  推荐:13

文/神经  负责编辑:清橙

【一】

晚上八点,我的手机屏幕上闪起了蓝光,许嘉岚总是特别爱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给我。

当然她打电话,我也不是很在意,她从来不再电话中说些正经事,不是扯些鸡毛蒜皮,就是家里长家里短的。

只不过今天有点反常,她一开口就破口大骂道,叶亦微,你快给我滚出来。

当然,我也是个不积口德的家伙,她骂我,我就骂回去。TMD,我偏不,你又怎样。

她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我知道肯定不是被我唬着了,她这家伙的抵抗力比抗病毒口服液还强。她略带乞求的说,算我求你了,你快出来吧。

 

我承认我是个心软的人,最受不了像她这样的软磨硬泡了。

她错败的站在楼下,脚上那双被磨得差不多的球鞋,泛白的牛仔裤,是那么熟悉。她突然冲过来抱着我,她的脊椎是那么冰凉,慢慢地弥漫到了我的全身。

她衣服上的酒味刺鼻到我闻着都反胃,于是推开她,喊道,你要怎样,还想脚踏两条船啊,我可不是蕾丝边,你这么饥渴去找杜明博啊。

她突然蹲到地上哭了起来。我很少看到她哭,在我的记忆里她就像魁梧的女金刚一般,从不在面我前展示出她的懦弱,不管是被后妈打了,还是前男友劈腿,她总是嘻嘻哈哈的,仿佛这些事与她无关。

她背靠着墙沿,慢慢的滑下来,熟练地点了一根蓝灰色的520香烟。我内心的谦意也便油然而生。其实换谁都一样,不明就里的看着一个人哭,总有些于心不忍。

我也蹲下来,拍着她的背,可是她始终一言不发抽着烟,我更宁愿她跳起来跺着脚,骂我有多么愚蠢。

泪水就这样弄花了她的精心画好妆,约莫十分钟后,她才吞吞吐吐对我吐出,我失恋了,这四个字。

 

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可还是说了一些十分客套的话,其实这样不也挺好,你还提前看清了他这个负心汉,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眼光要放长远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话。你这些话也只能唬唬十二三岁心智不熟的小姑娘,这些话对你自己都没用,这么多年你看清了。

听她说了这句话后,我扭头就走,这四年来,我一直好好守护着这件事,从没有人在我面前捅破,许嘉岚你是第一个,你犯了我的大忌。

 

外面正在下雨,她扯着我往雨里跑,我本想挣脱,可她的力气太大了,我实在拗不过她,跑着跑着跑得我都没力气了,她才停下来,说,亦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她那可怜巴巴样,我实在忍不下心来。我和她应该都是同一种人,都是被伤害的人。所以,我们何必又互相伤害呢?

 

那天,我们去小店买了一箱啤酒。买完后她还是对我不依不饶,没办法只能让她借住我家,要不是看她失恋了,铁定不放这个定时炸弹进我家。

一开门,阿毛就摇着尾巴,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们,这时许嘉岚刚好喝醉了,稀里糊涂得踢了一脚阿毛,说,你怎么还养着顾卓君的狗啊。都说狗是通人性的,它和我此时的心情完全一样,对许嘉岚恨得牙痒痒。

可是她完全没有丝毫的谦意,自顾自地说,这个世界上比绝望还要绝望的就是希望。

我完全没有理她,将她推到沙发上,让她自生自灭,这都是她自己做的孽,自作孽不可活。

顾卓君,你已经淡忘在我的世界里了,可是,今天却又一次揭开了那个伤疤。

 

记得有一年的暑假,我跑去偏远乡下的外婆家,那里算是我成长的地方吧。那里的信号不好,我是个傻姑娘,每天都跑到屋顶上去等你的电话,却又不敢打你的电话。我那时可以仅仅因为你的一个电话就高兴半天,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你的一言一语。

 

许嘉岚对我说,你真TM傻。

可我又能怎么样,我的脑海里装的都是你。

 

可有一天,我和你的通讯突然断了,我坐在屋顶上,那是这里信号最好的地方,当手机上出现你的名字时,当时的心情真的可以用万分欣喜来形容,听到你的声音后,往后一看,没想到你的模样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我不敢相信,你真的可以心血来潮的来这里看我,和我一起看油菜花,走山路,往池塘里丢石头。

那时的我们以为一切的快乐与欣喜都是应该的,以为山的蓝和水的绿都是不足以为奇,以为,若是肯真心相爱,就永远不会分离。

 

可是,我们都错了。

 

【二】

早上许嘉岚起来后,依然死性不改,借着余留下的酒意给杜明博打了个电话,杜明博,你真是个混蛋,当初真怪我瞎了眼了。

然后她就将手机往床上一摔,整个身子都倒了下来,把头埋进枕头里。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烟,拍了拍她,示意她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眼角溢出的泪,她接过烟说了声谢谢。

我愣了一下,这个样子的她,我还真有点适应不过来。

她变了,我也变了,成长教会了我们太多太多。我说,我想你需要发泄一下,但是你还是少抽一点。

她熟练地点燃一根烟,显得那么的寂寞。若明若灭的烟头,烫伤了我们共同的青春。其实她说的没错,比绝望还要绝望的是希望,但我们注定生活在希望与绝望中。

过了良久,她回过头对我说,王君浩是个不错的男人,好好珍惜,不要像我一样。

我明白她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我已经赔了夫人,不要再折兵了。

 

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啊。我要怎么忘记顾卓君呢?

他倒是个耐人寻味的人,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这么蹩脚的形容词。

我第一次见到王君浩时,我正在做一个陶瓷,我是初学者自然做不得很好,他倒是像个鬼魂一样,不知道什么时侯站到了我后面,对我说,你做的是四不像吗?说真的的,我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拿花瓶砸他。

他是个诚实的人,仿佛世界上的虚伪吞噬不了他,他是个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人。和你一样。只不过你们都没想过,你们的诚实对我来讲是莫大的伤害。

 

记得那天我和你在天台面对面,我纠缠,我试探,我逼你终于说出了,那血淋淋的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我没有哭,因为我的泪腺已经干涸了,它分泌不出一滴眼泪。我明白就算我哭了,哭得梨花带雨,像孟姜女哭倒长城一般,也不能灼烧你的心,更不能挽留下你的心。

我出奇的平静,问顾卓君,为什么。

你也很有种,说没有为什么,如果你实在要一个理由,我编个给你,你看我们之间出了爱,还剩下什么。

我坐在花坛上,仰视着你。顾卓君,你变了,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爱穿牛仔的少年。不再留着光洁的额头,而是穿着白衬衫,额头前留着层次分明的刘海,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我说,有爱还不够吗?

你轻蔑地笑了,笑我真的很幼稚。你说你走了,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然后,我跟王君浩聊了很久,末了,他知道了我的名字后,说久仰大名啊。

 

【三】

第二天,我一开门,就只见一地的烟头,一堆少女漫画散落在沙发上,我还以为我家遭贼洗劫了。而此时的许嘉岚正在悠闲地看着视频,一边看还一边吃着薯片,比地主还会剥削我这贫穷老百姓。

那视频讲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教师,将他的青春都献给了希望小学,生活清贫,至今未婚,来参加一个相亲节目。

许嘉岚看完后就对我说,如果是我,铁定嫁给他。

我特鄙视她,竟然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我还是没说什么难听话,只问了为什么。

她说,因为杜明博甩我时,说跟我在一起,注定一辈子平平庸庸,他还说我太不上进了。此时她的眼睛里呛着泪花。

 

她的后妈从小就教她怎么勾男人,可她经历过这么多情场老手后,还是爱上了杜明博这个情场菜鸟,他们两个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块。许嘉岚拿着多年的积蓄,倒贴在他身上,可换来的只有男人的变心。

也许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像鸢一样极力攀高,为了荣华富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随后我和许嘉岚一起出去散步,她问我,顾卓君和王姗漫订婚了,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道,难道前男友订婚前女友就一定知道啊。

 

他们在一起,我还算半个媒婆吧,虽然你伤害了我,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帮你。四年前的一天,我听到我的朋友在小声嘀咕,讲你准备去追隔壁班的王珊漫。我知道我的朋友们不让我知道,是怕我伤心,可我还是听到了。

我托人去调查王姗漫喜欢吃什么,喜欢干什么,整理好,偷偷塞进你的书包里。

第二天,你看到那张纸条后激动地跑到讲台上问,是谁帮的忙,将来我请他喝喜酒。

台下鸦雀无声,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我干的,但始终没有人拆穿我。

顾卓君你始终都不会知道,有一个姑娘会傻到为你做这种事。

许嘉岚却看透了我说,你其实是一个极没安全感的人。

我突然想到了哲理大师罗素的女儿凯瑟琳的回忆录。

 

罗素四十岁时,有一天,坐在椅子上看书,看到一半,把书放下来,站起身,走出门,骑上脚踏车离开家。

从此,罗素就再也没回过那个家,他跟结婚十七年爱莉丝就这样分开了。

书上说后来罗素又交了个亲密的女朋友,每次罗素看书看一半,站起身,那女朋友都会紧张地问:“你要到哪里去?”

她一直对罗素没有安全感。

我也一样,对很多人没有安全感。

 

我的父母在我八岁时就离异了,在外人看来这还算是好事,不然天天都要听到他们的打闹声。可我高估了我妈的理智,离婚那天她就服了一瓶安眠药,我就那样看着她的身子垂了下去。

我就是这样一个孤独的小孩,没人会来疼我,没人会记得我,从此,我就只能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四】

许嘉岚看到了一个算命的,她拖着我去算了一卦,那人说,我即将遇到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

我不信这些人的话,还没听完就走了。

王君浩约我出来吃饭,我是个有约必付的人,我没想到他比我还来得早,现在都很少有这种守时的男生了。

我点了一杯叫做红粉佳人的鸡尾酒,有人对我说过,佳人就是佳人,言语是多余的,时光也会为她停滞不前。

只可惜我不是佳人。

他说,很久以前我就认识你了,比顾卓君还早。你还记得那个穿脏兮兮的海蓝色水手式校服,陪你玩官兵捉贼的小孩吗?

说到这里我仍然记不大清了,他这时倒急了,给我指手划脚地比划着,最后他没办法了说,就是怪爷爷的孙子了。

这一说我倒明白了,我至今都记得那个深埋在小巷子的大院,那是个中医药世家,房子是老式的格局,屋内弥散着中草药的怪味。我还记得,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做过一封像绿叶形状的情书,情书的内容我倒不记得了,大概是抄的一段歌词吧。最后,我还在后面写:等我二十岁时,我要嫁给你。

他笑得挺自在的说,你不是要嫁给我吗?一见顾卓君就倒戈了。

我看他那欠扁的表情,差点把鸡尾酒喷出来了,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问,王姗漫是你妹妹对吧。

他点了点头。

这兄妹真是有够狠的,联合起来,把我吃定了。

说曹操曹操到,怕什么来什么,我真该信那算命的,看看是不是要去烧烧香拜拜佛,才可以转运。

王珊漫还真够大方豪爽的,一抽椅子,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坐在我旁边了,当然他的未婚夫顾卓君就坐在我对面,青色的胡渣冒出在他的下巴上,原本闪耀的青春年华变得如此不堪。

他们手上带着的订婚戒指,闪烁在我面前,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如鲲鹏看待斥鴳一般。

她瞟了一眼我后说,你还是这么没品位,难怪当初我老公会甩了你。

听她这番话我就受不了,可是我忍下来了,面对她的挑衅,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跟她一般计较。不过,能将老公这个词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我真的佩服她。

顾卓君依然坐在对面一言不发,倒是王君浩一拍桌子,对她妹妹喊道,珊漫,不要太过分了。

我的幻想在我与顾卓君面面相窥时就早已灰飞烟灭了,原来我也并不是这么爱你。

出来后我瞬间崩溃了,勉强拍拍胸口,对自己说,还好还好,没事没事。

 

爱,憎,离别都是大痛苦。顾卓君,你爱上谁或者没爱上谁,和我都没半毛钱的关系了,我对你没有爱了,你没有机会看低我了,我是成年人了,我不会再奢望花常红月常圆了。

 

【五】

王君浩跑出来追我,他一边喘气,一边对我说对不起。

我看着他头上的满头大汗,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弥漫在我和他之间。

他疼惜地抚摸着我额头上的伤。

我问,是不是很想知道我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他说,你能说就说,我不强求你。

我抚摸着额角的伤疤,这个不尽完美的伤口,算是我青春的见证吧,可我现在已将它用粉底遮盖起来,这不是我追求美丽的表现,而是我害怕这些往事被这样透明的摆在他们面前,接受他们疑问的目光,以及猜测。

许嘉岚说:“时间可以抹去记忆”可我更宁愿时间将我自己抹去。

 

那时,是我和顾卓君刚分手时,我的成绩一降再降,完全就是堕落,我本是年级前十名以内,结果降到年级倒数。

本来只是老师天天找我谈话,之后没办法了,连校长也在大会上说,高三个别学生不学无术,天天打架,上网,逃课,抽烟喝酒,不学无术,是一群扶不上墙的泥巴。其实,我们并不是个个老师的眼中钉,我们都是一些迷失的孩子,我都是卑微的孩子,我们都想被人关注。

不知道这样多久,我辍学了。那天,我见了顾卓君,我带着乞求的语气说,我们结婚吧。我的爱情已经被我践踏到这种地步了。

他看着我说,亦微,你别这样,对不起。我高估了我的理智,拿起酒瓶,往头上一摔,就酿成了这个伤疤。

他们都说,我一个这样的孩子可惜了。

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过得比你好,这就足够了。

 

记得,有个记者问普京的初恋女友薇拉:“你和普京分手,后悔了吗?”

但薇拉说:“为什么要后悔呢?如果当初嫁给了普京,也许一切都会改变,也许普京就不是今天的普京了”。

 

我也得谢谢顾卓君,不然我就不是今天的我了。

生死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事实又有多少有情人能一起走到最后呢?

我和王君浩一起去看了场电影,电影的最后是樱花落的景象。与此同时,他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好吗,不管你现在心里是否还爱着顾卓君,我都愿意等你。

 

曾经有人告诉我,樱花最美的时候,不是它开得如火如荼的艳丽时分,而是它即将死去之时,每一朵细碎的花瓣都凋零于空中纷纷扬扬。

樱花落的时候,最美。

 

【六】

至夏的一天,王君浩发简讯给我:我明天要去小时侯住的那个院子里。

我问他去那里干嘛,没事找事做啊。

他说,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资格幻想未来,每个人都有争取幸福的权利,只可惜上帝会偏爱某些人,让一部分人快乐,一部分人忧伤。

我就总是忧伤的去做一些快乐的事,可是我最终连一件快乐的事也找不到。

 

就在第二天,天意弄人,王君浩所在那辆火车突然发生了事故,乘客死的死,伤的伤,我在那白色的花名册上,看到了你的名字,静静地躺在上面,一切都是那么冰冷。

我得知以后,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任阿毛在我脚边蹭来蹭去。

我的理智完全被悲伤吞噬了,我拿起一字螺丝刀去捅墙上的电插座,我差点就这样随随便便把命送掉了,死亡离我是那样近。可是我福大命大,只是被电晕了,我就这样颓废了两个月。

许嘉岚还是会在晚上八点准时打电话给我,偶尔来看看我。阿毛则天天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渴望着出门,去看看外面,看着它这样,我也支撑不住了。它被我积压已久的心终于自由了,我一开门,他就冲出去了。可它一冲出小区就被车撞了,我亲眼看着它躺在血泊里。开车的那对小情侣不停地向我道歉,还说要赔我钱。我连忙摆了摆手说,罢了,狗已经死了,你们好好帮我把它埋了吧。

 

就在我妈死的那年,我将去另一个城市生活时,王君浩将他家的小狗送给了我,那时我们都是一群小屁孩,他那时大概还只有一米二的个子,没想到如今他如今有一米八。可是他现在只能躺在冰冷的棺材里。连许嘉岚都不知道,其实阿毛是他送的那条狗的后代,并不是顾卓君的狗。现在,它也可以在天堂路上陪你,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

 

之后,我打开你的博客,有一篇日志看得我失声痛哭。

曾经有一个小女孩递给我过一封情书,可那时我没有做任何答复,看着她失望的眼神,不免有些心痛。之后,我与她重逢,她却没有认出我来,我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经历了很多天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我想将老屋子的照片整理给她,好迎娶她。

最后一句话是,我很爱她。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实现。

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在我未痊愈的伤口上撒盐。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