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1000个脑|钻石糖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寞,天际 第31期2012-05-02 来源:寞,天际 第31期  点击:222  推荐:26

Mobyla/文

作者简介:

久住于被水泡过的城市,导致生性优柔寡断,犹豫不觉。

徘徊于理性与感性之间,努力奔放,避免含蓄。

热爱食物热爱电影热爱纯牛奶和戴眼镜的小白脸。

坚持喜欢就好的原则,没有人生目标和计划,生活状态就像脂肪一样沉重而略带臃肿。

 

不是没有想过,或者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

想要足够快乐足够活跃来抵消所有的消极的情绪,不是给别人看,而是给自己看,把卑微的不够好的地方遮起来看不见。

相信自己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糖。

 

 

 “Hey,早上好啊。”无法判断出声音的正确来源方向,所以没有转头只是像被吓到一样的停了下来。

 “啊……?”话音被拖得有点长,变成了一个疑问句。对方的脸从右耳边贴过来,才分辨出是同班同学。

 “嗯今天怎么这么早,”大概发现停住了脚步便用手推了一下肩膀,听不太出语气的升降,也无法看见眼角是不是弯曲的像月牙一样。

 “啊……早上好啊!”仿佛中间的空气变成了凝固器,女生的脸是没有太阳的冬天的早晨,模糊不清的伴随着声音,同时间进入了慢节奏里面。

 

 太丢人了。

 会被对方认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打招呼异常激动反应还很迟钝的么,或者是,冷冰冰的不是很喜欢理人的人。下次还会和我打招呼么,迎面走来的话要不要笑一下来表示一下呢。怎么感觉原来都没有怎么迎面见过啊。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刚刚的态度并不是故意的,或许她没有太在意呢,那样就太唐突了。下次换我主动打招呼好了,那样至少不会被认为是一个冷漠的人。如果下次在遇到她要怎么办呢,我和她好像不是很熟悉啊,要喊名字么。对方的名字是……

 思绪在很远的地方打住,慢慢拖回了最开始起点,又忘记了中间的过程,最后还是卡壳在了最后的问题上面。

 对方的名字是……

 太丢人了。

 不过是和不太熟悉的同学,或者说是不太记得名字的同班同学打了一次招呼而已。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不记得了,如果仅仅是因为高一升上高二文理分科,天天看见的都是女生的面孔而导致的神经紧张也很勉强,完全是一个笑话。这种状态似乎延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因为不记得起因,所以就像是从很远处吹来的风,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并且没有丝毫退减的趋势。仅仅在这一小块刮起来的旋风。

 不是一个孤僻或者冷漠的人,相反的,应该是可以用热情奔放来形容的一个人。完全可以记得和好友不顾形象的在街上各着马路对着喊的情形,或者是在教室里校园里追着打闹的样子。就现在看来,那部分性格像被包庇起来一样,没有谁再看见过。

 仅仅是为别人的一次在意而欣喜,水面起了波澜。

 早就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慢慢的刮起了风,最后带走了我。

 

 

 

 数学老师上辈子应该是屠夫吧,太摧残我这样柔弱而又没有抵抗力的少女了。

 手拖着半张脸,眼镜被推成了倾斜角,尽量做出了"有认真在听但是还是没有听懂并且这一切都不是因为我的缘故"的表情。这表情有点多余,老师也不见得会有那么好的视力可以撇的到这一遍。然后脸就垮了下来,扭了扭肩膀,缩小了懒腰的幅度。

 “唉你说,”同桌突然把眼神从老师身上移开,转了靠近过来,“为什么那跳线是平分线,有点莫名其妙的啊。”理直气壮的。

 “啊……?”才开始认真的开始看了一遍黑板上找不到开头的答案,又象征意义的看了看课本的原题,“大概是……”

 “好吧算了,”距离远了一些,眼镜反了光,“算了啦。”意犹未尽的重复了一遍。

 “没啦,你看啊那个角不是圆周角么……”

 “算了啦,我看看。”笑脸堆过来,又重复一遍。

 “嗯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水笔在草稿纸上画出一条弯曲的线,结尾处因为久久没有移动而化成了一个浓浓的墨点。没有画完的一个圆。

 

 “啊那个以后就别问我啦,直接问他,”眼睛往更远方瞟了一下,同桌立刻会意的转过头望了望。

 “不行啊,最近都没太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说罢站了起来,手捂着水杯端放在嘴边吹了口气。

 课间教室里熙熙攘攘的,身后传来玻璃杯打碎的声响,默契传遍班级的哦了一声,目光集中在了不具体的位置。

 “我也不会啊每次。”头要微微昂起来,眼镜戴久了微微涩起来。

 “没事啦。”没有回过头来。

 

 “啊那以后就别问我啦,直接问他。”请不要打击我了。

 “不行啊,最近都不太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请不要再打击我了。

 “我也不会啊每次。”请不要再打击我了。

 “没事啊。”请不要再打击我了。

 

 “是么那就好。”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拿起来侧身走离座位。

 

  请肯定我。

  请不要再打击我了。

  请你快点肯定我。

 

 

 

 

 “对不起。”

 “是真的很对不起。”

 “可是我当初没有骗你,那些都是真的,我没有玩游戏,那个时候都是真的。”

 “我现在也没有骗你,这也是真的。”

 “我真的没有玩游戏,我没有那么无聊。”

 “是真的很对不起。”

  对方好像也听出了这对话的老套之处,没有多说的走开了,剪刀锋利,切除的干净而利落。

 

  忘了是第几个了,开始频繁的更迭身边的人。

  好友忍无可忍的跑来找自己,或许只是好奇,我没有这个把握来确定她的情绪。不过现在看来她的情绪是有点激动的。

 “你搞什么鬼,你最近缺爱么还是缺钱啊,”手因为激动摆动了起来,“啊徐可我问你呢。”

  一直忘了说,我叫徐可,这也不太重要,这是一个满大街都可以找到的名字,无论是姓还是名,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所以这不太重要。

  “我问你话呢!”好友虽然已经是咆哮的表情,但声调还是可以称只为悄悄话。

  “没什么……”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毕竟是熟悉的人知道这是白来一趟,立刻就泄了气。

  “喜欢么。”

  “唔……”

  “你啊,要清楚自己想什么啊。”手插回了口袋里面,“没什么就好。”

  “嗯。”

 

   不可以说什么都没有,那些情绪真实的存在,可我形容不来,它们太抽象了,甚至于如此熟悉我的你我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出来。它们像破碎的玻璃,无法拼凑的完整。

  所以那的确没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话就是不存在的,没有做过的事就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默片,放了忘忘了继续放,最后变成了雕刻品。

  我被刻出了形状。

 

  天气是开春的温度,说暖不暖但是也不冷,围上围巾脸被捂成不自然的红色。抬头看见门口晃动的身影,好像是向着自己摆了摆手。定神看了一会才走了出去。脸上的红色应该更加不自然了一点。

  树上还是什么都没有,没有新芽也没有未掉落的叶子。鞋子的底部粘着被雨水打过的泥土,这几天一直没有很认真的见过几次太阳。天说是灰蒙蒙的有点不太准确,应该可以说是很明亮的,白色的明亮。对方没有戴围巾,脖子被外套的领子遮挡住了半边,往上一点点就是下巴的尖端,非常清晰的轮廓,近在咫尺。

  第一节课仗着低年级的课间操,毕业班获得了20分钟的课间时间。走进一点,广播体操的1234几乎可以盖掉对话的内容,过了大半个学期也没有谁再会好奇的爬在栏杆上看。

  “想好了么。”声音在耳朵的上方。

  “你说今天告诉我的。”声音在耳朵的前上方。

  “嗯?”声音在耳朵的上方。

  步伐慢了下来,声音彻底被广播给盖住。

  “嗯。”看见对方没有动静的站在前方,然后点了点头,同时笑了起来。

 

 从来没有拒绝过。从来没有拒绝过谁的告白。也从来没有向谁告白过。

 一是怕失去了这仅有的被喜欢,一是怕自作多情丢了脸面。

 

 手被自然的牵了过去,放进口袋里,口袋里温度并不高和手几乎一样,冰凉冰凉的。并肩的开始往回走,铃声突然响起来,抽出身开始跑。

 一是怕失去了这仅有的被喜欢。

 我被肯定了么。

 

 “喜欢么。”

 “唔……”

 —我被肯定了。

 

 

 

 

 

 “我真的没有玩游戏,我没有那么无聊。”

  是你让我很勉强的相信了自己,所以我相信你。换一个谁来我都会相信,只要我相信了自己。你知道这不是游戏,这是一场博弈,我想要赢,我只是想要站在人群中央不会太快被淹没不要太飘渺。

 “是真的很对不起。”

 是你让我变成了一瞬间的钻石糖。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