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假想敌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靥莺 第19期》2011-10-25 来源:靥莺 第19期  点击:626  推荐:21

文/蒋馨

肖芸艾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无论是父母离异前还是离异后,都是。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肖芸艾一直都认为自己缺少安全感是因为儿时长期生活在父母日复一日的争吵中,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而产生的,直到宋雅出现以后,肖芸艾才知道,没有安全感是自己与生俱来的特性,就像附在身上的胎记一样,伴你终老,无法摆脱。

在宋雅出现以前,肖芸艾的生活只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父母无止境的争吵,另一部分,则是李铭晨。

在父母离异之前,肖芸艾跟父母住在城里租来的房子里,房子不大,两室一厅,光线并不好,阴天的时候常常需要打开灯才能看清楚房子里的东西。肖芸艾的邻居大都是些对城市生活充满了憧憬的年轻人,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和期待,坚信有一天他们也能穿着笔挺的西服,打着领带,踩着锃亮的皮鞋在高级写字楼里骄傲地进出,把这飞速运转的城市踩在脚下。但是现实总是跑得太快,把梦想远远地落在身后,不断地拉长与梦想的距离,所以他们依旧住在逼仄的房子里,在狭窄的弄堂中疲惫地穿梭,一边愤恨地咒骂着这座城市,一边又依旧做着把它踩在脚下的美梦,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房子离市区很远,每天母亲得四五点钟起床,步行将近两个小时到市区的菜市场里去买新鲜且便宜的菜,到了晚上再把它们弄成美味的晚餐。母亲有一双巧手,无论多简单的材料,一经过母亲的手就能变得色香味俱全。年幼时的肖芸艾对能做出美味佳肴的母亲十分崇拜,每天最期盼的就是吃晚饭的时候,因为晚餐是他们家一天中吃得最丰盛的一顿。

但是后来,当父母每天都在餐桌上争吵的时候,肖芸艾开始厌恶每天的晚饭时间了。

肖芸艾记不清父母的争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充斥在她的记忆里的,只有连绵不断的吵架声以及不时传来的摔碎碗碟的声音。

父母吵得凶的时候,肖芸艾就会慌张地躲进自己的小房间里,抱着被子蜷在床上,门外的声音就像一个恶魔,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幼小的她抵挡不住,害怕地哭起来。父母争吵完之后,父亲总会夺门而出,而母亲在父亲走后便会打开肖芸艾的房门,抱着肖芸艾哭起来,肖芸艾自小就不善于言谈,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人,只好任由母亲紧紧地抱着她,把眼泪都渗进她的里。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肖芸艾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家庭以及这样的生活,但是每当父母争吵的时候她依旧害怕,依旧会慌张地躲进房间里。常年的争吵让肖芸艾在父母离异的以后几年里一听到吵架声和碗碟摔碎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地想要跑掉。

年幼的肖芸艾不知道什么是贫穷,也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吵架,后来长大了点,肖芸艾才真正体会到贫穷为何物,那时候她才理解,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

爱情终究是敌不过面包的,而贫穷就像一粒石子,投入了生活这片平静的水域,激起千万层的涟漪,让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因为各种琐事而产生分歧和埋怨,让人筋疲力尽,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

在肖芸艾十岁的夏天,父母终于在长达四年的争吵后选择了离婚,肖芸艾被判给了父亲。彼时父亲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跟所有的有志青年一样对事业和未来有着雄雄的野心,也想在大城市里打拼一番,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孩子不方便,便索性把肖芸艾送到了奶奶家。

奶奶家在一个小镇上,镇子临海,时常会有呼呼的海风从海上吹来,夹带着咸咸的味道穿越大半个小镇,包裹着人们的喜怒哀乐。

肖芸艾刚到奶奶家的那天就遇到了李铭晨。

李铭晨家跟奶奶家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肖芸艾被父亲领进来的时候,李铭晨正蹲在地上玩弹珠,见有生人进来,好奇地站起身,便看见了跟在父亲身后的肖芸艾。肖芸艾发现了李铭晨,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低下头走路。一个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是有些胆怯的。这时奶奶从屋子里走出来,慈祥地搂过肖芸艾往屋子里走去。

李铭晨见状,便问,奶奶,这是您家的亲戚啊?

这是我孙女。奶奶笑呵呵地回答,随后又指着李铭晨对肖芸艾说,这是邻居家的哥哥。

初来的几日,肖芸艾对小镇的一切有一种恐惧感,她总觉得她是被父母遗弃的,小镇之于她不过是一个收容所,因为怜悯,所以愿意给予她一个容身之所。但是她从不哭闹,她知道她越是哭闹别人就会越可怜她,而被可怜的感觉常常让她觉得十分恶心。肖芸艾很少出门,只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把父亲给她买的漫画看了一遍又一遍。

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肖芸艾正在屋子里看动画片,动画片是她在这漫长的夏季里消磨时间的唯一一样东西,肖芸艾从沙发上站起身,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竟是李铭晨,一下子不知道是该跟他打招呼请他进屋子里玩还是让他继续在门外站着。

李铭晨先开口说,奶奶说怕你无聊,叫我来带你出去玩。

肖芸艾直直地看着李铭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李铭晨便问,海边你去不去?

肖芸艾低下头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肖芸艾从来没有见过海,到了海边显得异常兴奋。李铭晨和她一起捡贝壳,教她在沙滩上挖洞抓小螃蟹,两人赤着脚,任涨起的潮水漫过脚背,湿湿的海风吹在脸上化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笑靥。这是肖芸艾来到小镇后度过的最愉快的一天。

 

小孩子总是很容易玩得来,看似漫长的暑假也因为有了玩伴而过得飞快,暑假一过,肖芸艾就到小镇上唯一一所小学上学去了。

开学的第一天李铭晨在院子里等肖芸艾,带她到学校里去。李铭晨比肖芸艾高一级,把肖芸艾带到教室后就跑到自己的教室里去了,肖芸艾走进自己的班级,同学们的吵吵嚷嚷的声音让她一时无法适应,听到别人大声说话她就会想起父母以前也是这样大声地吵架,这让她慌张得想逃,但她竭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慌张,她不希望任何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更不希望得到更多的怜悯。几年之后肖芸艾想起这件事,暗自感叹当时自己小小年纪便懂得在人前掩饰,没有人教她,也不需要别人教,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学校里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小圈子,自然也有不喜欢肖芸艾的人,而对于孩子来说,对一个人表达厌恶的方式便是捉弄或者恶作剧,所以肖芸艾的抽屉里经常会发现有蠕动着的毛毛虫或者壁虎的尸体。

肖芸艾知道她冷淡的性格定是不会被这群孩子喜欢和接受的,就像父母离婚的时候都争着摆脱她把她推给对方一样。她没有怪谁,没有报复,只是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在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会埋怨自己不善言辞,天生不讨人喜欢。

但李铭晨从不这样认为,他仍然对肖芸艾很照顾,早上等她一起上学,放学跟她一起回家,和她一起在院子里写作业,周末的时候跟她到海边捡贝壳。

肖芸艾对李铭晨十分感激,她视这个她在小镇上的唯一一个玩伴为上天对她的补偿,对她失去了父母的补偿。这样想来,上天还是公平的。

 

日子如流水平静地淌过,平平稳稳,没有波澜,眨眼间院子里的男孩已长成英俊挺拔的少年。

李铭晨考上了城里的高中,那座城市,便是肖芸艾十岁前呆过的地方,李铭晨临走前肖芸艾送他上了开往城里的汽车,一直看着汽车驶出她的视野,感慨,在她的生命中能出现李铭晨这样一个人,不得不说是一种福祉。

一年之后,肖芸艾如愿考到了李铭晨的学校,别离一年,终于盼来再见的一天。

肖芸艾中考完的那个暑假李铭晨从城里回来,跟以前一样,和肖芸艾有说不完的话。李铭晨跟肖芸艾讲城里的生活,讲他的学习,讲他的老师和同学,肖芸艾仔细地听着,生怕漏掉了任何一点细节。细心的肖芸艾注意到李铭晨说得最多的,是一个叫宋雅的人,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确切地说,是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似乎要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

宋雅是谁?肖芸艾问。

我们班的文艺委员。

是女生么?

对呀。

李铭晨继续讲他在城里的故事,但肖芸艾却听不进去了,她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念:宋雅,宋雅,宋雅。

肖芸艾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直觉告诉她,眼前的李铭晨已不再是一年前的样子了,他有了新的生活,他的生活里融入了新的人,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整天与自己黏在一起在小镇里乱逛的李铭晨了。

有些东西,真的是会改变的吧,就像当年父母是一对让人羡慕不已的恩爱夫妻,到最后也还是会分开。

没有什么东西会是永恒的。

 

初见宋雅是在高中开学的时候,宋雅做为学姐迎接新生,远远看到正走进校门的李铭晨和肖芸艾,快步迎上,跟李铭晨打了个招呼,随后微笑着对肖芸艾说,你就是芸艾吧,常听铭晨提起你呢,我是宋雅。

铭晨,宋雅称呼李铭晨为铭晨,这样亲密的称呼。肖芸艾越想越难受,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了,没有多看宋雅一眼,绕过她向前走去,只听见李铭晨在身后跟宋雅解释说她不善于与生人交谈。

父亲依然居住在这座城市里,这五年他跟朋友一起创业,生意也有了些起色,日子已不像当初那样困窘。知道肖芸艾要来城里上学,父亲便接了她来住。到了父亲的家肖芸艾才知道父亲并非一个人住,跟他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不用猜肖芸艾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父亲走过来说,这是罗姨。

肖芸艾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那个女人,轻声道,罗姨好。

罗姨比父亲小几岁,举止优雅,说话柔声细语的,对肖芸艾很客气,看得出是个有良好教养的人。肖芸艾对罗姨并不反感,也不想过多地掺和大人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向父亲询问有关罗姨的事。于肖芸艾而言,虽然她与父亲没有多深厚的感情,但她并不怨恨父亲,父亲与谁在一起,娶怎样的女人,都是他的自由。

肖芸艾真正怨恨的,是宋雅。

不过是与李铭晨认识一年,她怎么能如此亲密地称呼李铭晨,而那样的称呼,是肖芸艾从未想过的。

但事实上肖芸艾很快地跟宋雅成为了姐妹,不能明着表明自己的怨恨,那就不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敌意,先隐藏起来,蓄势待发。李铭晨见肖芸艾能那么快地跟宋雅熟悉起来,暗自感叹不过是一年不见,肖芸艾的社交能力竟大大提高了,不由得会心一笑。

周末的时候李铭晨和宋雅带肖芸艾去看电影,之后又去了游乐场,去玩肖芸艾从没有玩过的海盗船,肖芸艾总是会找很多话题来和宋雅聊天,一是为了让李铭晨觉得自己和宋雅能够相处融洽,二是为了不让宋雅跟李铭晨有交谈的机会。

李铭晨自然是不知道肖芸艾的小心思的,说道,早知道你们两个这么聊得来,我就不出来了。

宋雅说,谁说芸艾不善于交谈的,我觉得她挺开朗的啊。

肖芸艾勉强地笑了笑,说,人都是会变的。

一语双关。

 

人都是会变的,当年我的父母不顾双方家人的反对结了婚,发誓一定要幸福地生活下去,证明给所有的人看,但是这场没有祝福的婚姻最终还是没能逃掉离婚的魔爪。昔日还是朝夕相处的伙伴,无话不谈,伴你左右,经年之后他却有了除了你之外的亲密的朋友,似与你隔了几万光年的距离,他似天上的星,你看得到,感觉得到,却无论如何也触不到。

没有什么东西会是永恒的。

 

宋雅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为人处事也讨人喜欢,肖芸艾觉得她简直是年轻时的罗姨。罗姨对肖芸艾很好,绝不会是童话里恶毒的后妈,宋雅也对肖芸艾很好,似一位姐姐,但是无论宋雅有多好,无论别人怎么夸她,肖芸艾就是对她有成见,她抢走了李铭晨。

对一个陪伴在身边几年的人,突然有一天他不在身边了,他去陪伴另一个人,就算对他没有喜欢没有爱,也还是会生气会伤心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之前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这个人的存在,就像一个追求了自己多年的人突然离开了,自己也是会因为这样的落差而伤心难过的。

肖芸艾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尽管生活中有了宋雅的介入,但李铭晨并未因此而冷落自己。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我们还是朝夕相伴的好朋友,就算我对她有成见,我也可以跟她成为好朋友。

可是这是生活,不是戏剧,生活有时候比戏剧还要戏剧,这个道理肖芸艾很早就懂得,然而当事情脱离了预定的轨道,朝肖芸艾没有想到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她还是止不住地难过。

李铭晨已经有三天没有跟自己一起回家了,有五天没有跟她发过短信了,有两个周末没有跟她出去逛了。这些,肖芸艾都记得清清楚楚。

肖芸艾的难过当然不是因为这个,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立的生活空间,不可能被他人完全占据。让肖芸艾真正感到难过的,是李铭晨在说他没有时间出门的那个周末,肖芸艾闲得无聊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竟意外地看到李铭晨跟宋雅并肩走在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堆着笑。

肖芸艾是很会掩饰自己的情感的,从小就是,她没有向李铭晨提起这件事情,但她视宋雅为敌人,一个像强盗一般的敌人。她趁没有人的时候跑到他们的教室里,把宋雅的作业本撕得粉碎,再把她的课本扔进垃圾筒里,净是些小孩子的戏码——她肖芸艾,终究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肖芸艾伤心地想,昔日的玩伴真的是回不到过去的亲密无间了,她唯一的一个朋友,在她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的时候伴她左右的人,终于还是离开她了,是不是父亲回来了,上天就要把李铭晨带离她的身边?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不能妄想贪心地拥有那么多。

周末的晚上肖芸艾接到李铭晨的电话,惊喜地从床上跳起来,天知道她盼着李铭晨主动联系她盼了多久。肖芸艾匆匆换了衣服,跟父亲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李铭晨在学校的天台上等她。

肖芸艾跑上天台的时候突然被李铭晨用手蒙住的眼睛,李铭晨说,别怕,给你一个惊喜。

几秒钟之后李铭晨松开手,肖芸艾惊讶地发现原本漆黑的天台竟然亮了起来,转过身子去寻找光源,竟是宋雅用小车推着的插满蜡烛的蛋糕。

芸艾,生日快乐!宋雅微笑着说。烛光把她的眼睛映得亮晶晶的。

肖芸艾愣在原地,下意识地用手捂着嘴,她感动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十岁之后,肖芸艾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每次李铭晨说要帮她过生日她总是会拒绝,不是不喜欢,有哪个小孩子是不喜欢过生日的,而是因为父母离婚的那一天,恰是她十岁的生日,肖芸艾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她开心地把十根蜡烛吹灭之后母亲流下了眼泪,哭着把她抱在怀里却什么也没有说,第二天她便被父亲送到了奶奶家。这样的回忆,让她对生日十分敏感。

芸艾,宋雅老是吵着要给你过一个生日,我们准备了几个星期呢,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李铭晨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呀,上个周末我们还去给你买礼物来着。宋雅说。

肖芸艾哭了起来,哽咽着说,喜欢,我很喜欢。

宋雅开心地笑了,走到肖芸艾身边,说,芸艾,我真希望我们三个人可以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肖芸艾擦干了眼泪,看着宋雅,眼前的宋雅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十分漂亮。这个人,你从听到她的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对她有排斥感,后来又视她为敌,殊不知她却从心里把你当成朋友,没有要抢走你身边的任何东西的意思,这叫肖芸艾怎么能不感动。

三个人,当一辈子的好朋友,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从小就懂得生活的无奈认为生活很残酷的肖芸艾,终于也能像童话里说的一样,有了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

肖芸艾依旧相信没有什么是永远的,但她也相信,没有什么比跟他们两个在一起更美好。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