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浅笑在心头,那一间老友记.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北辰之光_第7期》2011-10-12 来源:北辰之光_第7期  点击:298  推荐:29

          文/过客
?
        人生匆匆数十载,或许有过太多苛求,太多梦想,甚至太多的,奢望.不求在处于顺境或者逆境中相遇,也不应求会彼此携手走过繁华一世.甚至不应苛求你爱我,但庆幸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你.
                                                                     --------题记.

 


 19岁,开始在很多间夜店里出入.接触许多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人群.无论男人或者女人.无论陌生或是熟悉.也许今天熟悉的,将是明天陌生的.而今天陌生的,亦是昨天熟悉的.7年了,从曾经淡出为了应付上司或是应付共事的同事而不得不参与的群体聚会到现在回事独自一人或者三三两两的朋友涉足夜店.从陌生到熟悉,从新鲜到疲倦,从迷恋到漠然,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一种怎样的倦怠思想.

 

26岁这一年,一个已她最摇曳生姿的姿态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女人.她带我来到这一间名为"老友记"的清吧.结账下出租车时隐约看到门外的如此醒目的店名."老友记.旧友,故事,人".于这样的名字,我开始很喜欢这间夜店.推开门,那时已经临近十点."老友记"里已经人声鼎沸,相当的喧闹.整间吧里坐满了人群,生意极其的好.由于没有位置,我们只能坐在靠门最近的旁边的那张小圆形桌边.向服务生点了半打冰锐.包里掏出烟,熟练的燃起,这一刻打火机啪啪的声响早已淹没在了这嘈杂的叫嚣声和音乐声中.显得这样的渺小而微弱.

 

"老友记"不是特别大,最多不过20平方米.店内穿插着十几张桌子.墙上挂满了大小不一的木质相框.相框中的照片已经很旧.也许旧的不是照片,而是照片中那一张张已经容颜老去的脸庞和轮廓.也许旧的不仅仅是很多张老去的轮廓,而是在照片中沾满的灰白色.店的正中央一块小小的舞台.驻唱的歌手拿着话筒深情的唱着情歌或者应着喧嚣的音乐声声嘶力竭的用最后的底气叫嚣着,嘶吼着.台下,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鼓掌或者跟着舞台上的歌手哼唱.整间吧显得这样热闹.好似店外清冷萧条,店内却别样的返程似锦.

 

 这一晚,我身旁坐着的是白枫,还有她熟识了近乎十年的好友.不曾想,这样的十年是否可以真正改变一个人.无论年岁,还是心境.唯一知道,曾经的十年竟可以这样轻易改变我们的命运和那些走过的悲喜.最初对生活无数的憧憬或者神往,以及无限遥远的梦想,早已随着这个十年消失殆尽.

 

不过两瓶冰锐下肚,自己已经显得些许头脑昏沉.时不时随着吧里德音乐随意的哼唱,无畏走调或者高低音.我深知,只要喝下少许酒精眼神会显得异常迷离并且瞳孔些许涣散.抬起头眯缝着眼看着左手边的白枫,她正贴在她好友的耳边诉说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道理.有时她还会用手拿起桌上的烟盒做着让我难以形容的比喻.人总是这样,永远可以站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或身份谈着理智与冷静的内敛之话,而到了自己身上,却显得那样的苍白并且词穷,如此的无法言语.我想,纵然我不知道拜访与她的好友具体谈论的是怎样的话题,但我却很能明白她着实泛滥在心底的难过以及担心.自己曾也是这样的,一度在几年的光阴里耗尽所有只为摆正身边朋友的倒影.只是没有想到,此时身边这个我深深喜欢的女人也是如此.再燃烟的时候我竟苦笑着,心想,白枫,为什么你与我这样的相似?用无数大道理说服旁人,无论生活或者琐碎的情感.却为何不能说服自己这颗早已凌乱了的心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我相隔千里万里,而是我就坐在你的侧方,你却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可以跨越所有横沟走过无数荆棘而后变得坚固.

 

7年涉足不同领域的夜店,只是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白枫玩着骰子.白枫依旧是这样温暖的笑容看着我.她说她可以教我玩骰子.我孩子气的看着她撒娇说不会.她拽着我的手一定要让我学.由始至终自己依旧拗不过她的撒娇.每一次她双手握着骰钟些许用力的摇晃着然后放在桌上.故作神秘的偷偷低着头看着骰钟里的五个骰子.她抬起手对着对面的我比划着.她说:"四个五".我说:"五个五".她又说:"七个五".我眼神怀疑似的示意让她打开骰钟.她相当得意的拿开骰钟,孩子般稚气的微笑着,像是小时候双手怀抱着玩具娃娃般的满足与得瑟.我就这样沉静在她温暖而明媚的笑容里.从温暖到沉醉.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愫在心里恣意的蔓延开来.唯一所想,倘若可以,我想自私的霸占着这样的笑容走过一世.
 

11点,在白枫与她的好友目送着我坐上出租车.一路上,司机的车开得异常的平稳.有的时候,能让人醉的不仅仅是酒,而是那一种撩拨人心弦的情愫.接到白枫电话的时候我竟想脱口而出的那句话"白枫,真的很想念你".而最后却是她关心并且担心的琐碎对白.也许这个世界上醉浪漫的情话并不是我爱你,而是很多个不经意间里刹那的眼神交汇而后排山倒海的一股股暖的感动.

 

我深知自己是迟早都会瞎的人,更多时候眼睛里瞬间模糊到什么也看不清.曾不止一次用手记忆过这个女人,那么如若有一天自己双目失明,我想这个女人定会甘心情愿的做我的那一双眼睛.她也一定会带着曾经无数我们尚未完成的梦想,用时间逐步一一实现.在日出之前,她定然会握着我的手带我去山顶,告诉我日出时的美丽.日落之时,她也定会用她最温柔的声线诉说着日落时的妖媚与妩媚.还有那些聊以为生的誓言.倘若你能陪我一世,那么我定然不负众望陪你走过一世.

 

有些人,在你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之时,这个人就与你从此永隔了.而后她所有的笑容以及生气时嘟囔起嘴的样子会永远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历经无数时代与环境的变迁.也许等到老了的时候,我始终会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人,陪着我走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洪流时光.不求同行,甚至不求有任何结果,却庆幸在最美的年华里的那一场遇见和相恋.庆幸曾经有你爱过我.

 

若梦浮生,爱与年华.世俗对峙,请见证这段不朽的情怀.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