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转型的澳门需要智慧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澳门报告 第56期2012-08-06 来源:澳门报告 第56期  点击:209  推荐:12

本刊記者郝靜

沒有第一眼的驚豔,就被她所吸引,這就是澳門,一個神奇的地方……

一是澳門曾被葡萄牙管治,1999年才回歸中國;二是澳門是合法的博彩業城市;三是世界人口平均壽命排名,2011年澳門以人均壽命84.43歲位居全球第二,與全球第一的摩納哥人均壽命89.68歲相比,澳門少5.25歲;與排名全球第三的日本人均壽命83.91歲相比,澳門多0.52歲;四是澳門亞洲首富,連續幾年 人均GDP位居亞洲第一……

國家“十二五”規劃和《珠江三角洲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清晰地強調澳門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新發展戰略目標,為澳門的產業結構走向多元的發展方向創造了條件。2010年11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訪問澳門,在旅遊活動中心會見各界人士代表說,“目前澳門的發展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既有難得的機遇,也面臨嚴峻的挑戰,應該大力發展旅遊、會展、金融、文化創意等現代服務業,規範博彩業適度有序發展,努力把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國家“十二五”規劃提出“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這是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和持續發展的需要。

澳門GDP的7成以上、稅收的9成以上是來自博彩業。走進高樓之間的小巷子,老百姓過得很普通,簡陋的房子、簡單的飲食、簡樸的表情……一點不奢侈、一點不高級、一點不發達……記者不得不自問:這裏真的是人均GDP亞洲第一的地方麼?!走進草根,記者悟出:那些資料大多來自於博彩業,它大大提升了澳門公民的物質生活,使得老百姓度過不著急、不要緊、不勉強的安寧生活。對大多數澳門公民來說,博彩業既是親近的,也是陌生的……

澳門的轉型

博彩業給我們帶來了太多東西,我們始終也在享受。但光靠它走不下去,站不住腳。產業結構必須多樣化,發展旅遊業是轉型目標的落腳點。一位資深媒體人如是說。

澳門具有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潛質。它僅有50多萬的人口,大力發展製造業、重工業等不太現實,不如合理利用“一國兩制”與“世界遺產”的戰略優勢。澳門不需要做大,做多,做廣,只需要少而精。一位臺灣客人如是說。

根據澳門政府規定,來自內地的學生在上學期間是不可以打工的。對此,有一名來自廣東籍的學生表示:“我們也很想像本地學生一樣打工,積累社會經歷。澳門服務業等各領域的勞動力是欠缺的,我們既然到澳門上學,對這裏有感情,想為澳門做點事情,卻因規定而做不到。”

記者瞭解到,有不少從內地來的年輕人確實在工作,但由於澳門政府保護當地人就業的考慮,在開放勞動市場的議題上始終持有保守態度。深受當地年輕人歡迎的民主派人士們也從“他們搶飯碗”的角度反對政府向內地開放勞動市場。一位在某咖啡廳上班的、思想活躍的內地年輕人評論道:“在澳門,右派在做左派的事情。”

澳門政府、社會與博彩業的關聯密不可分,兩者早就形成命運共同體的關係,既得利益網實在太深了,資金鏈已經固定化了。政府不敢去改變博彩業為骨幹產業的傳統結構。一位金融管理者如是說。

倘若澳門真要邁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試圖使產業結構多樣化,那麼,“智慧”無疑是一關鍵字和前提條件。但記者時時刻刻感覺到了澳門人的保守。博彩業帶來的豐厚經濟福利,妨礙澳門政府和公民向新的領域挑戰、學習的意志和耐力。

澳門的未來在何方?方向似乎很清晰,過程卻相當艱難。一句話:轉型的澳門更需要智慧。

從1994年的23.5平方公里,一路填海填成目前的32.8平方公里,澳門這個仍然狹小的彈丸之地,卻對龐大專案有著難以窮盡的胃口。就在4月11日,位於澳門路氹城的金沙城中心開幕迎賓,首期開放的包括兩所加起來能提供超過1800間客房的酒店,待二期於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初開業後,整個項目將擁有接近6000間客房,成為澳門乃至中國擁有最多客房的單體建築,刷新此前由澳門威尼斯人創下的紀錄。

“這個(金沙城中心)項目,奠基於一個人的遠見。”該專案的所有者金沙中國如是表態。這個人當然就是已經77歲的謝爾登·阿德爾森,美國博彩與會展業大亨。他在2002年的一趟澳門之行,促成了整個路氹城的出現——當年的路氹城,便是澳門路環島與氹仔島之間由填海而成的一片荒地。如今,這裏是亞洲最大也最激動人心的綜合博彩度假勝地。

這一切都肇始於2002年,澳門政府決定放開以前博彩專營權,這一專營數十年來是何鴻燊掌管的澳博的囊中物。如是,包括謝爾登·阿德爾森,永利的Stephen Wynn、銀河娛樂的呂氏家族,紛紛進場競爭。十年過去,如今的澳門,已經從當初的一個安靜而沒有野心的小賭城,變成一個收入超越拉斯維加斯的“大”城市。用一位刻薄的分析師的話來說,澳門已經走過了中世紀。

從唯結果論者的眼光看,這個城市的發展在這些資本巨人的影響下欣欣向榮,經濟多元化也在這些巨亨一擲千金的投資中緩慢推進。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局長雪萬龍更已經為自2002年博彩專營開禁以來這場方興未艾的大發展定性:博彩專營權開禁帶來的衝擊,是積極的。在4月該局發表的一份回顧澳門發展10年路的特別報告中,他如是斷言:“新入場者帶來了巨額投資、更佳的(旅遊博彩)選擇,以及博彩業以外的多元化。”

就博彩業以外的設施面積而言,這位局長說得很正確。以澳門銀河這一專案為例,目前55萬平方米的樓面總面積中,用於博彩業的娛樂場僅占4萬平方米。當然,從收入比重衡量,這個比例可能又會顛覆。

綠燈亮起,更多大專案在3年後陸續登陸澳門,眼下再無疑問。只是,澳門最終能否迎來其嚮往的“文藝復興”時代,百花齊放,仍是未定之數。

賭王、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董事長謝爾登·阿德爾森最廣為人知的哲學,就是“更多供應,創造更大需求”。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利文先生在4月11日如是說,他進一步解釋稱,就長遠而言,澳門市場的規模會是目前的20甚至30倍。

“澳門市場”所指,幾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個注腳是,儘管金沙城中心迄今已耗費了44億美元投資,要完成包括4000家客房的喜來登酒店等二期項目,還將再消耗5-6億美元。這一單體專案的總投資,超越了澳門威尼斯人與新濠天地(兩者均耗費了約24億美元),以及澳門銀河(成本約20億美元),成為澳門歷史上造價最昂貴的投資專案。

高造價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該專案龐大的規模——分別擁有超過600間客房的康萊德酒店與超過1200間客房的假日酒店,均是品牌全球酒店數目最多。我的房間便位於這家假日酒店的26層,步出電梯,便是看起來深邃得仿佛沒有止境的客房走廊,在夜晚行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中感覺有點超現實。當我進入房間後,拉開窗簾,正對著的便是尚未開業的喜來登酒店,這家酒店將有4000家客房,其將分為兩期開業來讓市場消化。

考慮到金沙城中心的造價不過是澳門銀河的兩倍多,而酒店房間則是後者的2.6倍,這多少令投資者緩解了對於金沙中國成本控制能力的質疑。“我唯一的疑惑是,日後這家喜來登酒店全面開業後,究竟能如何迅速地為客人登記入住和退房,這得需要多龐大的前臺。”一位於澳門某奢華酒店擔任總經理的匿名人士事後如此評論。

運營如此龐大的項目,任何預計到或意想不到的地方都可能是與規模相符的大挑戰。在澳門威尼斯人剛開業之時,其酒店前臺往往需要超過半小時才能為客人登記入住,而澳門威尼斯人的客房總數不過約2900間。一位為某一大型會議而來的臺灣CEO在一次私下會面中,亦向我抱怨,在跟酒店前臺打了一個電話要求補充梳子後,澳門威尼斯人的管家部員工花了半小時才將梳子送到房間,令即將出席會議的這位CEO忍不住投訴一番。“我也曾入住過位於拉斯維加斯的威尼斯人酒店,澳門威尼斯人要達到他們的服務水準,至少要十年!”

然而,從澳門旅遊局提供的資料看,這些抱怨在人手益發不足的澳門都是小問題。在2009年1月,訪澳旅客總數為191萬人次,其中留宿旅客占比45.9%;到了2012年1月,訪澳旅客上升至246萬人次,而留宿比例下跌至44.3%。在此期間,陸續開業的新濠天地、澳門銀河,以及澳門萬曆、澳門文華東方等項目,合共為澳門增添了超過4200間客房,平均入住率卻從2009年1月的72%上升至今年3月的89%。從留宿比例的下跌看,這個市場對新酒店的胃口遠遠未得到滿足。

為商務客戶安排行程的香港人凱文便發現,一些口碑甚佳的澳門小型奢華酒店(以澳門的標準而言,客房數只有約200間的都算小型酒店)總是訂不到房。“例如新濠鋒,只有216間客房,幾乎總是無法開放外部預訂,因為房間基本上都已經為VIP賭客預留。”也許是吸取了新濠鋒的經驗,於2008年開業、同樣屬於金沙中國旗下的澳門四季酒店便有360間客房,略少於擁有390間客房的香港四季;與之相較,四季酒店集團目前公佈的最大規模酒店,也不過是有444個房間的奧蘭多迪士尼樂園項目。

“按照最初的計畫,我們打算在路氹城的金光大道建造1.6萬間客房,現在,無論是由我們完成這個目標,還是由別人完成這個目標,都沒有問題,更關鍵的是這些新增客房將改變當前訪澳旅客的平均逗留時長。謝爾登·阿德爾森在金沙城中心的開幕禮上,思路清晰地表達著對澳門的遠景判斷。這位目前要旁人攙扶才能行走,甚至連去洗手間都需要乘坐電動代步車的77歲老人,仍然野心勃勃。

“我們還在向澳門政府申請於澳門四季酒店旁再興建一家有3600間客房的賭場酒店綜合項目,”他補充說,“儘管具體設想現在還不能透露,但這個專案預計將需要24-36個月的建造時間。”若該項目得到批准,則金沙中國于金光大道的所有可批准項目將總共提供1.26萬間客房。此外,按照金沙城中心此前公佈的發佈計畫,該專案也將包括目前已建至第八層、將擁有超過340間客房的瑞吉酒店。

與此同時,目前提供2200間客房的澳門銀河,仍擁有路氹城最龐大並已獲得政府批准的連續土地;新濠天地的所有者新濠博亞也將在路氹城發展名為澳門影視城的大型專案,該項目原計劃把麗思卡爾頓、W、萬豪以及一家香格里拉旗下的酒店品牌引入澳門。尚未在路氹城擁有項目的另外三家賭牌持有人,即澳博、美高梅中國以及永利澳門,亦悉數向澳門政府積極申請發展新項目的許可。

 

澳門的意志

意志作為一個哲學概念,它經常被定義成不同的形式。

假如這個項目是澳門版的Palazzo(LVS在拉斯維加斯的旗艦賭場之一,如名字可見,與威尼斯人一樣貫徹了義大利式的設計主題),而非一眾讓人眼花繚亂的國際酒店品牌,又會如何?站在金沙城中心財神雕塑所在的、擁有玻璃穹廬的廣場禦桃源,我突然生出上述疑問。觸發這一思緒的也許是這個廣場本身就像Bellagio標誌性的溫室花園在澳門的複製粘貼版本。Bellagio是拉斯維加斯最著名的賭場之一,但屬於LVS的對手美高梅國際所有。

“在2005年之時,將國際品牌引入澳門,被視為轉變澳門形象的重要一著,”瑞銀分析師Grant Chum與Anthony Wong在3月的一份致客戶報告中如是聲言,“現在,西方品牌,特別是以管理合約輸出的品牌,對賭牌持有人而言作用並不那麼大,甚至會分散賭牌持有人的精力,這一點就我們看來再明顯不過。”他們強調,這個專案,記錄了澳門在六七年前的轉型邏輯,而當時就好比澳門的中世紀,已經被遠遠甩在身後。

對於這種批評,謝爾登·阿德爾森也許會感到有點不忿,畢竟這個專案原本計畫於2009年開業,僅僅比新濠天地于當年6月的開幕略晚,但金融風暴打亂了LVS的發展大計,而且LVS隨後選擇將資金與精力用於發展位於新加坡的濱海灣金沙項目,也招致了澳門人的指責。“要知道,濱海灣金沙當時(2008年)已經完成了項目融資,而金沙城中心還需要9個月的建設時間方能完工,按照我們當時的現金流和資產水準,無法完成能支持這一工期的融資,何況我認為最終工期將不止9個月。”謝爾登·阿德爾森解釋說,這個項目最終完成,是對澳門的承諾。

無論市場回饋如何,這個項目得以落成,便體現了謝爾登·阿德爾森強大的意志,對於塑造澳門未來的重大影響。他回憶稱,2002年6月其首次到訪澳門之時,路氹城僅僅是兩個島嶼間的淺海,金沙城中心今天奠基之地,當時更仍在海水之下。在2005年,還會有哪個發展商有膽量在澳門的海中央興建一所有接近6000間客房的專案?如今,謝爾登·阿德爾森自信已經在澳門建成了一個成人的迪士尼樂園:“若沒有我們,這裏的地塊將只是一個焰火工廠”。

這或許就是澳門運作的方式,有遠見的大亨決定這裏應該有什麼,那裏又可以建什麼。在距離金光大道3分鐘車程的澳門銀河,便向我展示了呂耀東對這個巨型綜合項目的巨大影響力。作為銀河娛樂集團副主席,呂耀東被視為澳門銀河背後的靈感之源。

這個自去年5月開業以來,便得到遊客、VIP運營商以及分析師交口稱讚的項目,在去年12月引入了UA電影院。當時一些澳門博彩業界人士私下與記者討論稱,不認為這個電影院能增加澳門銀河的實際收益。“在一個遊客平均只逗留1.2-1.4日的城市,要他們抽出兩個小時來看電影,似乎缺乏號召力。”

澳門銀河市場傳訊公共關係高級經理張郁菁對此表示,這個電影院從一開始便是呂耀東的構思。“這裏的票平時經常售罄,與遊客相比,在澳門生活的人其實平時並沒有太多選擇,呂生希望為他們提供一個極具素質的休閒去處,也可以為非賭客提供多一個去處。”電影院中的私人包廂Director's Club強調了其奢華屬性,這裏有可以如飛機公務艙般平躺的座椅,也能自澳門銀河近50家大小餐廳獲得送餐服務。

位於澳門銀行三所酒店之間的平臺沙灘,一如所料,也源自呂耀東的想法。“很多人度假時都喜歡去馬來西亞,泰國等東南亞國家,但呂生覺得大家毋須大費周章,我們可以把陽光沙灘搬到這裏。”這裏有6個泳池,其中之一還有人造浪拍打著純白色的沙灘,在棕櫚樹等熱帶植物的掩映下,100米以外、由人工填造而成、一馬平川的路氹城仿佛才是虛幻的存在。

由意志構築的幻像,在3月底方揭開面紗的“紅伶”得到登峰造極的體現。按照這家私人會所的市場拓展及公關經理伍曉汶的說法,這家會所的一切都是為了重現1930年代上海的奢靡到達頂峰之際的享樂氣氛。“呂生從構思澳門銀河項目之時便已經將這所會所包括其中,但為了呈現自己的想法,他選擇了與Alan Chan合作。”

隨著“紅伶”那扇厚重卻色調暗沉低調的大門打開,澳門銀河熙熙攘攘的氣息頓時隔絕於另一個世界。以Alan Chan 之名更廣為人知的陳幼堅,在香港和日本設計和藝術界早已聲名鵲起。”陳幼堅沒有選擇將業已成名的藝術家之作品大量佈置於各處來營造所謂的高端氛圍,而是通過自身對東方文化以及所謂舊上海時代的理解,將包括金瓶梅、西遊記、三國演義、四大美人等被用濫的中國文化符號以西方藝術的形式進行再表達,同時,他也選取了包括卜樺、陳漫在內、嶄露頭角的藝術家之作品,從不同的角度詮釋對女性與政治的思考。這確實不是我原本期待能在澳門看到的那種紙醉金迷。

在這個以紅黑兩色為主調的頂級會所,記者當然好奇誰會是主顧。“如你所見,我不認為澳門此前有類似的私人會所,”伍曉汶說,“而要訣是低調隱秘,保持為小圈子。”目前“紅伶”只歡迎邀請會員,以及現有會員引薦加入的新成員。“我們只會讓自己信任的人進來,否則樂趣可能會被破壞。”

記者幾乎能想像內地的富二代對這種會員制會所趨之若鶩的表情。在澳門的VIP賭客中,35歲左右的年輕一輩正迅速崛起。“相比自己的父輩,他們喜歡更婉轉的表達,而不是直白的享樂。他們很多都在國外接受教育,對自己的品位很自信。”一位元VIP賭廳仲介人對記者如是說。

與金沙中國一樣,銀河娛樂在澳門銀河這個旗艦項目,同樣面臨人力資源管理問題。考慮到該項目聘請的9000名員工中,超過2/3為本地員工。一些外籍酒店從業者以及澳門本地學者已經跟我表示對本地員工素質的擔憂,他們均認為本地人可以輕鬆自博彩業找到高薪收入,毋須花精神提升自身質素,但一旦博彩業景氣變差,本地人的再就業能力亦堪憂,而且大部分新聘用員工此前均沒有酒店業從業經驗,挑戰擺在眼前。

澳門銀河的對策,是透過清晰開誠的溝通,於澳門多層面發掘合適的員工,也會到外地尋找人選;同時不斷為員工提供拓展事業發展的培訓,留住員工。自該項目開業至今,有超過1000名內部員工獲得晉升。

澳門的競爭

從新濠天地廣受歡迎的表演《水舞間》看,也許精英階層的口味發生了變化,但中國中產階層的趣味仍然是感官優先。在6月底的一個下午,記者來到這個自2010年9月以來一直於新濠天地的駐場表演現場。這個由貝氏建築事務所為該表演度身訂造的劇院,擁有一個容量達370萬加侖(約合1.4萬立方米,五倍於奧運標準泳池)的水池,其奧妙之處只能在表演開始後方能體會。

不管如何,這個開始於下午5點的表演上座率十分可觀,至少達九成以上,為記者訂票的新濠天地的某主管告訴記者,這個表演儘管已推出有時,但觀眾可能仍需提早至少一天訂票。記者聽到的版本是,在整個2010年四季度,大量的澳門旅行社和酒店前臺的最大考驗,就是為時間有限、日程緊張的商務旅客訂到《水舞間》的門票。

隨著燈光轉暗,這個可以不足一分鐘內將深26英尺的水池轉變為平底的舞臺讓人驚歎,隨後是讓人眼花繚亂的高空馬戲、體操雜耍、舞蹈、花式噴泉以及摩托車特技表演。在一個半小時後,我腦海中留下的是略為幼稚而跳躍性的劇情,以及精彩宏大的動作場面。“劇情太雷人了。”一位同行媒體人說。

涉及穿越的劇情也許雷人,但現場大呼小叫的觀眾反響訴說的又是另一回事。這個涉及20億港元投資的表演與劇場項目,是新濠博亞的聯席主席兼CEO何猷龍的心血結晶。在項目面世前,大量的分析師對這個燒錢可觀的項目之營收前景提出質疑,畢竟有澳門威尼斯人的駐場表演、太陽劇團的Zaia這一在商業上不大成功的表演擺在前頭。

不過,被一些業界人士批評為對中國人(或者說中國賭客)的品位不瞭解的何猷龍,對此有著清醒的洞悉。“我當然知道最受歡迎的項目,應該是色情表演,”2009年9月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如是說,“但這樣就沒法在內地做推廣了,所以我就想,什麼才是次佳的選擇。”他當時的表情很誠懇。

現在,何猷龍口中的次佳選擇成為了新濠天地最成功的項目之一,也反駁了外界認為中國賭客寧可在賭場一擲千金,也不願意看一場表演的看法。在Zaia關張不足兩個月後,金沙中國總裁Edward Tracy對記者說,他的女兒天天跟他說,希望能在澳門看到拉斯維加斯式的表演。“她希望看到Beyonce、Linkin Park,但是對我們而言,現在策略已經很清楚,就是表演必需以亞洲人的口味為中心,看看《水舞間》的成功就知道了。”他最後強調,娛樂表演在澳門的潛力大得很。

當然,也有人對此有更冷靜的觀點。“從《水舞間》的投資和運營成本推算,即使每場滿座,也將有一個漫長的投資回收期。”澳門文華東方總經理Martin Schnider如是對記者說。

從投資回報的角度考慮,促使這家酒店的業主方信德和置地決定,在這家奢華級別的酒店不同尋常地只設置一個正式餐廳。“確實,這種內部設置鮮見於文華東方酒店,但澳門的餐飲業競爭實在太激烈,過於進取的投資可能不明智。”Schnider解釋稱,澳門不斷有大量新餐廳開幕,光是銀河澳門就有超過40家餐廳;然而,澳門訪客只要在賭場下注達到某一標準,就往往能得到賭場的免費餐飲券,“澳博的葡京就是這麼做的”,於是新開的餐廳很快便發現,沒有足夠顧客來坐滿他們的桌子。

澳門銀河市場傳訊公共關係高級經理張郁菁亦同意,在澳門開設餐廳的風險較高。“坦白說,義大利餐廳、葡國餐廳周圍都有很多家,競爭本來就很激烈,何況澳門人口不過60萬左右,一個家庭每月可能也就在外用餐一兩次。”這令餐廳不得不追逐善變而且往往在大型博彩與旅遊項目就完成一站式消費的遊客。

這令一些美食家抱怨在澳門缺乏足夠多的精緻飲食選擇,也彰顯了澳門多元化的難度。“要生存下來就必需提供一點額外的吸引力。”張鬱菁說。這或許解釋了在澳門酒吧遠比餐廳要容易生存。在澳門銀河的The Macallan Whisky Bar,這是全亞洲第一家和目前唯一的Macallan品牌威士忌酒吧,收藏了300-400種Macallan威士卡,其中不乏限量版和年份久遠的存酒,這種清晰的定位吸引了慕名而來的愛酒之人。

至少,在零售業,在澳門威尼斯人革命性的大運河購物區開業5年後,澳門的零售業仍然在起步階段。在與澳門文華東方酒店相連的壹號廣場,便進駐了一系列頂級設施品牌的旗艦店,但就商場的人氣看,比起香港同樣定位奢華、人流不多的置地廣場也顯得略為冷清。“澳門目前的購物環境肯定無法跟香港比,後者作為購物天堂的地位,是澳門無法望其項背的。”壹號廣場高級市場部主任何子輝說,但這並不意味著澳門的零售業沒有機會。他就贊同,澳門未來會出現另一個能容納諸如Gucci、LV、Prada等頂級品牌的高級商場。

銀河娛樂亦透露,對於澳門銀河第二期的發展,有部分已展開地基工程。“現時還在做市場研究,去年12月在收集顧客對第一期意見以推敲非博彩的元素,例如商場的設計,以捕捉國內客戶的強勁消費能力,第二期發展規模將不小於一期,預期有大約2000家客房,並將有多項會議及展覽設施。”對於在路氹城尚有150萬平方米土地、手持現金77億港元,且負債比率僅為19%的這家賭牌持有人而言,謹慎邁出下一步,能確保當前的寬裕境況與領先地位。

登上高338米的澳門旅遊塔,在睛朗天氣下,眺望周邊55公里範圍的景像。毗鄰的橫琴島,看起來與澳門路氹城已連為一體。有傳言指澳門希望在橫琴發展新的商務區與會展設施,也有消息說有關方面打算為澳門引入與夢工廠合作的主題公園,落戶橫琴。已經確定的是,澳門大學的新宿舍區正在橫琴動工,揚起一片煙塵。圍繞橫琴未來管治權和開發方案的討論,至今未有確切定論……

澳門人舉手投足間,那散發出的優雅帶給澳門的是一種信心!

澳門人揮舞雙臂時,那震撼心靈的宣洩帶給澳門的是一種力量!

澳門人舉手禮拜時,那虔誠的祝福帶給澳門的是一種團結!

把澳門打造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已成定論,而所謂“中心”是需要吸引力、向心力、凝聚力才得以實現的。眼下的澳門,靠什麼吸引世界?怎樣才能成為世界的嚮往?最終讓世界奔澳門而來,來了還來,不是白來。為力之計,澳門真的需要智慧,並且是人無我有,人有我新的智慧!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