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尚  Muzine音乐志  流行  音乐  旅游  美女  理财  八卦星天地    奥运  娱乐  美食  游戏  健康  动漫  运动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章

我默默地爱了你那么多年

推荐本文章 | 点击进入《90时代 第3期2012-08-21 来源:90时代 第3期  点击:216  推荐:9

文/简一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着杰修。无声而卑微地爱着他。从初一,到大一。以沉默的姿态。像一朵花,开得那么安静。整整七年,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筱蝶,你告白吧,我们帮你!”说这句话的是我同宿舍的好姐妹小楚。她们是我这段沉默爱情的见证者。她们看着我怎么去对杰修默默关注,默默喜欢。

    “就像《恶作剧之吻》里的袁湘琴对江直树那样啊,你看他们最后都结婚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以呢?”小楚一脸梦幻地说。

恶作剧之吻我看了无数遍,每一次看到袁湘琴递信的时候,内心就惆怅无比。于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居然接受了大家的提议。也许是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和袁湘琴一样,用勇敢换来一段美好的爱情。

于是小楚和木木便为我筹划起了表白大计划。她们花了一天时间了解到杰修每天会去的地方,以及必经的路段。表白的计划有些愚蠢,可我还是照做了。那就是躲在杰修每天放学骑车必经的路段,然后我假装不小心地冲出去,撞他的车。

远远的,就看到杰修骑着自行车过来。我顿时紧张到连呼吸都困难。我不是专业的演员,我害怕自己演得不像,我害怕被他一眼望穿。这一天,他穿格子衬衫,阳光而清新。

“去呀!”小楚和木木看我愣在那,于是推了我一把。

   于是我一个踉跄,却不偏不倚地撞在了杰修地自行车上。杰修差点从车上摔了下来。我被撞得小腿生疼,跌坐在地上。虽然很疼,却有一种连老天都在帮我的庆幸的感觉。

   “喂,你没事吧?”杰修扶着自行车问我。

   我抬起头看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而我却胆小而懦弱不敢和他对话。

“喂,你这人怎么骑车的?撞了我朋友扶一下不会呀?”就在这时,小楚走出来冲杰修吼道。

杰修较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小楚:“如果被撞的人是你,我一定扶。”说着,还对小楚坏笑了起来。一句话让小楚无言以对。可每一个字都刺痛了我的心。小楚比我漂亮,个子比我高,皮肤比我白,头发比我长,比我会打扮。我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一直丑小鸭。还是一只倾尽全力表演却无人欣赏的小丑。顿时觉得无地自容,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朋友受伤了,你不该道个歉,并且送她去医院吗?”木木不服气地说。

杰修这才将视线从新转移到我的身上。无奈地下了车,对我伸手。

“不用了。”明明就是一个接触杰修的大好机会,可是我却再没有脸恬不知耻地继续留在这。

见状,木木和小楚忙上来扶我。木木依旧要求杰修将我送医院检查,我一再表示不必了。最后杰修丢下了二百块钱:“我现在没有时间,你们陪她去吧。钱不够明天再来找我。”

然后骑着自己的单车离开了。

 

 

我在宿舍里哭得稀里哗啦。杰修的话,对我来说,就像一种耻辱。我没有让他送我去医院,只是在维持我最后的尊严。杰修不会喜欢我,因为我不漂亮,仅此而已。木木和小楚在我旁边看着我,想开口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知道。

“这个杰修真是太可恶了,家里有钱了不起呀?”木木愤恨地说。我的手放进口袋,摸着杰修留下的二百块钱,心里想着,明天我就把钱还给他。

我找到杰修的班级,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总之很复杂。他看到我站在他们班门口。忙走了出来,我的心里居然还有一丝丝的窃喜。

“怎么?钱不够吗?”杰修说。顿时,我又觉得自己掉进了地狱。或者杰修就是以为我只是个讹钱的骗子。顿时,眼泪没出息地就湿了我的眼眶,想哭,可我却极力忍着。我将口袋里的二百块钱摸出来递到杰修手上。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我要在眼泪掉下来之前离开这里,我不可以让他看到我没出息的样子。

“喂,等一下!”杰修在我背后冲我喊。

顿时,我有了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我不禁在心里各种幻想,杰修喊住我会和我说什么呢?我们会不会就此开始一段美好的爱情呢?

我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水,转过头去:“什么事?”

杰修小跑着到我面前来,然后露出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那一刻,我真的以为,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孩就是杰修。

“你能告诉我那个女孩的号码吗?”杰修掏出手机,一副随时准备记录号码的样子。

又是一场晴天霹雳。原来,他喜欢小楚。他居然喜欢小楚,而且是问我询问小楚的号码。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

“你告诉我,我请你吃冰激凌。巧克力也行,随便你吃什么我都请。”杰修看我愣在那,继续补充道。

我的心陷入一片灰色:“好!”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这个“好”字。但是我还是掏出手机给了他小楚的号码。于是,这样换来了一顿草莓味的冰激凌。杰修坐在我对面,津津有味地吃着巧克力味的。

草莓味的冰激凌明明是甜的,吃在我的嘴里却是苦的。我没话找话地说:“别告诉小楚号码是我给你的。”他看着我又笑了:“当然不会出卖你了,我追她还有好多事需要你帮忙呢。”我看着他,露出僵硬的笑容。我知道,当时的笑容一点很难看。一定丑到极点。

我埋头吃着冰激凌,觉得,冰激凌将我的心都冰冻了。拔凉拔凉的。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第二天。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小楚的身份就变成了杰修的女朋友。她开始了她的甜蜜恋情,对我和木木,也是刻意回避。

明明当初鼓励我表白的就是小楚,明明他也知道,我一直喜欢着杰修这么多年。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接受杰修的追求?为什么?

“小楚真贱!”木木气愤地拍着桌子说道:“筱蝶,我们去找小楚问个清楚。”说着,拉着我的手就要走。我无动于衷:“没什么好问的,她喜欢杰修,杰修也喜欢她。就是这样。”

“可是……可是……”木木气愤地说不出话。于是,我又没出息地哭了起来。

木木抱着我:“这一切都是小楚安排的,她鼓励你去表白,就是想要杰修注意到她。现在她得逞了,她利用了你呀!”

我的心好痛,痛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我都知道。从她冲出来对杰修吼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天小楚刻意打扮了,她是公主,我在她旁边,就是个丑小鸭。她利用平凡的我,突出了她自己。

“不,我们绝不可以让小楚得逞,我们不可以轻易认输。”木木抱着我说。

我却是心如死灰:“不认输还能做什么?他们在一起已经是事实。”

小楚变得越来越少回宿舍,多半时间是和杰修在一起。每次回宿舍,都不说话。只是捧着手机开心的和杰修发短信,打电话。木木就会气愤地瞪着她,也不和她说话。终于有一天木木忍无可忍了。

“小楚,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木木冲着小楚怒吼道。

小楚一点也不逃避,看着木木:“我喜欢杰修,杰修也喜欢我,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你不知道筱蝶也喜欢杰修吗?”木木又问

小楚一脸不以为然:“那又怎样,可惜杰修不喜欢她呀。更何况。我和杰修在一起,还是筱蝶成全的。要不是她自愿把我的号码给杰修,我和杰修估计还要绕好大一圈子呢。”说着,小楚还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是吧?筱蝶?”

木木终于忍无可忍,动手打了小楚。我看着她们扭打在一起,忙上前拉住木木:“木木,别打了,就当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朋友。”

就这样,将近五年的姐妹情。彻底得化为了虚无。曾经形影不离的三个人,只剩下我和木木相依为命。小楚则风风火火地谈着她的恋爱。

然而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哭着回宿舍。并且倒在床上一直哭,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我和木木自然也没有理会。

最后从她给杰修打电话的争吵中听到。好像杰修喜欢上了校花思思,于是狠狠地抛弃了小楚。木木自然是幸灾乐祸,甚至在她眼里,这一切都是小楚自作自受,这叫报应。可是我听着小楚和杰修的争吵,内心酸涩无比。或许,真有一天,杰修和我在一起了,自己也会落得如此下场吧?

杰修是个花心的人,从初中到现在,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换了无数的女朋友。可是,我还是喜欢他。爱情是一件无法受控的事。并非你可以控制。我理解小楚对杰修的心情,我无法原谅的只是她为了目地不折手段,不惜利用我。

小楚开始过得无比颓废,没有了朋友,也没有爱情。她努力想挽回过我和木木。可是我们都没有理会她。

“筱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请你给我机会,我可以让杰修喜欢上你。”小楚对我说。不得不承认,小楚对我说的话是诱惑力的。我也知道,她这样做,只是在为了报复思思。她不愿意服输,也不想思思就此占有了杰修。所以,才想到我。

其实,这无非是再一次利用我,可是,只要是为了杰修,我甘愿被利用。木木极力地劝我,可是我没有听她的,到最后,她也妥协了。

 

 

那一天是特殊的日子。至少在我的生命里是特殊的。那是学校举办的化妆舞会。那天,木木和小楚忙里忙外为我打扮。小楚不知在哪找来一件白色的裙子和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纯白,没有一点图案。

她们让我穿上高跟鞋试试跳下舞。可是,我只觉得脚底传来一阵折断般的疼痛感,连走路都难,更何况跳舞。平时我基本没有穿过高跟鞋,清一色的板鞋加牛仔裤加T恤。可是我知道,无论如何,我要适应这高跟鞋。于是我开始穿着高跟鞋练。

最后终于可以穿着高跟鞋蹩脚的跳舞了。

“舞会上,你一定是受邀最多的女生。”小楚自信地说道。我不知道小楚的自信哪来的,可当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禁吓了一跳。

镜子中的女孩,一身纯白,像个天使。长长的头发被盘到后边,一直垂直到背。还有那白色的羽毛面具。遮住我半张脸。最重要的是,遮住了我不自信的眼睛。

木木和小楚对这次计划很有信心。她们让我谁的邀请都不要接受,直到杰修向我邀请。小楚还特地告诉我,让我不要抬头看人。她说杰修的手上戴着一条米奇的手链。让我按着手链找。这样就不会显得刻意。

于是这些交代,我都深深的铭记在心里。

舞会总算开始,我静静地坐在一旁,像一朵莲花。木木和小楚坐在我的左右。灯光,音乐,人群。似乎都在预示着什么正在上演。

木木和小楚都被邀请了,都拥着自己的男舞伴跳起了舞。可是,我还在等待那一只邀请自己的手。

许多人绅士地对我邀请,我摇摇头拒绝。后来有十几双手同时伸向我,我一一望去,没有找到戴米奇项链的那只手。心里顿时又是一阵失落。

我不知道杰修是不是来了,或者他已经和思思在跳舞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我。不然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邀请我,舞会都开始一半了。邀请我的人络绎不绝,我纷纷摇头。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那双期待已久的手向我伸来。

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我将手轻轻地搭在他的手上。站起身。他也戴了面具,遮住了小半张脸。但是从他裸露的唇我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就是杰修。

脚底又是一阵钻心的疼。我强忍着。此时的乐曲是一支华尔兹舞曲。我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真实的谎言》

我在杰修的掌心不断旋转,不断舞蹈。

“你叫什么?你今天真美。”杰修在我的耳边,以暧昧的语气说道。

“我叫稀然。”我淡淡的回答。我知道,我们的缘分只在今晚,或者,只在此时。就像灰姑娘,到了十二点,就要跳上南瓜车离开。不然,就会原形毕露。而且,灰姑娘有水晶鞋可以遗落,我却没有。

 

 

“做我女朋友好吗?”杰修在音乐声中对我说。虽然很隐约,但是我听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字都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上。杰修甚至都没看过我的脸。难道说,他只是喜欢我这一身天使般纯洁的打扮?内心传来一阵苦涩。

我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杰修开心地吻了我。轻轻的,蜻蜓点水般的吻。我愣在原地。杰修却笑了。他试图伸手摘掉我的面具。我慌乱地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杰修好奇的看着我。我语无伦次地回答:“化妆舞会还没结束,我怎么可以摘掉我的面罩。”

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一直到化妆舞会结束,我和杰修都没有换过舞伴。直到快结束的时候,杰修再次试图摘下我的面具。我慌忙的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他点点头。

就这样,我消失在那场舞会里。我从洗手间出来便从后门离开了。我没有勇气再回去面对杰修。我害怕看到他摘下面罩后惊讶的表情。更害怕这场刚刚开始的恋情就此结束。

木木和小楚一直骂我没出息,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临阵脱逃了。我不语,对我来说,已经满足了。至少有那么一刻,杰修是为我动过心的,至少有那么一刻,他轻轻的吻过我的唇。这就足够了。

那个叫稀然的女孩消失了。杰修开始满世界的找她。甚至来问我我们班有没有一个叫稀然的。我看着他,愣愣地摇头。当他发短信问小楚认不认识一个叫稀然的女孩时。小楚也是一头雾水。

他们不知道,我告诉杰修,我叫稀然。

七年的暗恋,换来了一场舞蹈和一个吻。也许很多人都会觉得不值,但是,对我来说却已经不悔这七年辛苦的暗恋了。一直到毕业,杰修还在找那个叫稀然的女孩,而我也一直没有再和杰修有什么纠葛。

直到毕业舞会的时候,我再次穿上了那天的裙子和高跟鞋以及那个白色的面罩。我告诉自己,这一次,是告别。永远的告别。

杰修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旁边的我。

“你去哪了?你不是我们学校的?”杰修问。

我看着他不说话。眼泪在面具里闪烁。

“我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杰修又说。

我点头。还是不说话。在心里轻轻地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出现?”杰修说。

我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我觉得眼泪就快破堤了。我站起身,只想跑。谁料,杰修一把就摘掉了我的面罩。就在我慌乱的脑子一片空白时,全场灯光突然黑了下来。原来是停电了。黑暗之中,我捂着脸跑开了。

这段长达九年的暗恋,在那个断电的夜晚,结束了。我们都毕业了,都将各奔东西。只是这份感情,会一直埋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

 

 

很多年后,我在电视里看到杰修的采访。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出名的舞会服装设计师。他说,他一直在找一张面具的主人。他说那个女孩说自己叫稀然,但是他知道,那是假名。

我看到那张被杰修保存很好的面具。白色的,面具上有羽毛。纯白的,没有一点图案。

杰修还在和主持人说着关于这个面具主人的故事。我却看着电视上的面具泪流满面。

 

网友评论

  • 评论正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